全本書屋>最牛兵王>目錄>

第471章 你怎么來了?

第471章 你怎么來了?

小說:最牛兵王作者:典雅的菠蘿字數:6546更新時間:2019-11-04 07:07:23

  

  聽聞沈守約將在三日后與葉修決戰,港島的術法圈子一下子就沸騰了。

  在港島修法者心中,沈守約是毫無爭議的第一人,十幾年前他就擁有了大量的財富地位和權勢,早已經不再與人爭斗。

  今日這是為何要挑戰一位來自內地,勢頭如日中天的冥帝?

  不久之后,這些人才知道,原來是沈守約的愛徒李木子死在了葉修手中。

  難怪十多年不曾出手的沈天師,要與冥帝來一場生死對決。

  一個是港島術法界第一人,另外一個是華夏最年輕的武道宗師,術法與武道的碰撞想必是一場精彩萬分,絕對不容錯過的空前盛況!

  港島武道界的圈子,雖然比不上術法界那么有勢力,但每個習武之人也非常激動。

  因為港島術法真人太多又非常傲慢的緣故,港島習武者一直低人一等。他們在港島過得比較憋屈,迫切的希望葉宗師能夠為武者揚名!

  徐成周聽到這個消息,第一時間給葉修打了一通電話。

  “小葉,你怎么會招惹上沈家人?沈守約在港島成名數十年,精通術法,從未有過敗績,這才打下第一人的名號。他可不是沽名釣譽之輩,死在他手中的就有兩個武道宗師,還有一位術法真人!”徐成周神情嚴峻的說道。

  此刻葉修正在一家酒店休息,聽得此言,想了想,說道:“似乎是他的徒弟主動來招惹我的。我估計這沈天師應該是故意來找茬的,只是他沒有想到自己的徒弟會死在我手中。”

  “現在的重點不是這個。而是你能不能打贏這沈守約?”徐成周沉聲問道:“我可不想你在我的地盤出現什么意外,否則我沒辦法給武老大一個交代。”

  “這點您倒是可以放心。您可能不知道,泰國的白龍王差猜也是我的手下敗將。”葉修笑著說道。

  聽得此言,徐成周極其錯愕。

  說起名聲,差猜比起沈守約還有特納要大得多,沒想到那樣的人物也輸給了葉修,真是讓人驚訝萬分。

  “那就好。不過你還是小心點。”徐成周沉吟道:“我聽你這么一說,嗅到了一股子陰謀的味道。我估計沈天師是鐵了心要整死你。”

  “這事兒說來的確有點奇怪,我和他無冤無仇,為什么想要弄死我呢?”葉修也想不通,但是沒有去想太多。

  徐成周說道:“你知不知道,李浩林剛才托人想請我吃飯,估計是想讓我出面來對付你。而且港島警務處已經開始行動了。”

  葉修無動于衷,笑問道:“還有嗎?”

  徐成周想了想,說道:“假如沈守約一心想要弄死你,必然會有許多準備。與他關系密切的周云鶴,你不得不防。周云鶴精通風水之術,也是個不容小覷的人物。如果這兩人聯手坑你,你可一定要小心再小心。”

  “有勞徐司令費心了。”葉修笑道。

  “哪里話,都是一家人。”徐成周道:“對了,還有件事。李部長和武老大已經碰面了,估計這兩天就能商量出一個結果。不管最終的結果是如何,我個人是非常感謝你的。如果不是你發現了那些膠囊的問題,不久的將來,我們的特種兵極有可能遭遇巨大的傷亡。”

  “您也說了,都是一家人,自然用不著如此客氣。”葉修笑著道。

  “好,我相信你,等待你勝利的好消息。”徐成周說完,掛斷電話。

  葉修放下手機,走到窗前,點燃一根煙。不一會兒他就發現,酒店下面的街道上,開來了四輛警車,看來是港島警務處的人來了。

  十幾名特警火速下車,然后快速走進酒店大門。

  不一會兒,葉修的房門就被人敲響。

  他起身打開房門,只見門口站著五六個人,為首的是一個充滿威嚴的中年男子。

  “葉先生,您好,我叫任強華,是港島警務處副處長。”中南男子沉聲說道。

  “你好,請坐。”葉修微笑著將幾個人迎了進來。

  任強華帶著手下走進房間,正色道:“葉先生,你應該知道我是為何而來?”

  “真不清楚。”葉修淡淡的道。

  任強華眼中頓時閃過一絲怒氣,耐著性子道:“一個小時之前,你在黃家別墅,殺害了李木子先生。”

  說著他掏出一個平板,點開一個視頻說道:“這是當時有人錄下來的視頻。”

  葉修隨意瞟了一眼,說道:“有物證,想來還有人證吧?”

  “那是當然。”任強華嚴肅道:“所以請你跟我們走一趟,協助調查。”

  “沒什么好調查的。人就是我殺的,可惜你們沒有資格抓我。”葉修平靜的道。

  聽得此言,幾名年輕警察都面露怒色。他們還沒見過如此囂張的人!葉修這做派比起他們港島最囂張的大佬還有過分。

  不過想想葉修另外一個冥帝的身份,他們也覺得眼前的情況也不算太出人意料。畢竟葉修乃是整個華夏地下世界之王,自然會非常囂張。

  “沒有資格抓你?葉先生,請你搞清楚一個問題!這里是港島,有我們自己的規矩和法律,不管你有什么背景,不管你是什么身份,我都會一查到底!絕不畏懼!”任強華斬釘截鐵的說道。

  “你對我的背景一無所知。”葉修輕輕搖頭。

  “我知道你背景很深。”任強華義正辭嚴的說道:“但你首先是華夏的公民,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更何況是你呢?”

  “說得很有道理,但你誤會了。李家的崛起之路有許多黑料,我來這里便是來調查他們的,李木子對我動用武力,我自然有權利先斬后奏。”葉修淡然道。

  “你是因為國安廳的公事而來?”任強華一愣,接著皺眉說道:“可是港島的事,什么時候輪得到你湘南省的機構來管?要管也是粵東省國安廳才對。”

  “任處長,你級別太低,很多事情都不知道,我也懶得和你一一解釋。你自己去查吧,想來過幾天你就應該清楚我究竟是什么身份。”葉修微笑道:“我想休息了,就不送你們了。請吧。”

  “太狂妄了,太囂張了!”

  任強華和他的幾個手下聞言大怒,恨不得抓起什么東西扔在地上泄憤。

  不過看葉修一臉淡定的表情,任強華心中產生了一絲疑惑,葉修如此有恃無恐,難道真的是有什么驚天的背景?

  “既然如此,我就過幾天再來。這幾天希望你能待在港島,不得擅自離開。”任強華冷聲道:“從現在開始,你已經被禁止離境了。”

  葉修懶洋洋的吐出一個煙圈,似乎沒有聽到一般。

  任強華冷哼一聲,拂袖而去。

  雖然任強華離開了,但是他帶過來的十幾個手下一直在酒店周邊監視著葉修,另外也將葉修的身份信息發布出去,禁止他購買機票、船票等等。

  對于這些,葉修毫不在意。他要是想走,誰都留不住。

  ……

  九龍湖,雖然被叫做湖,其實原本是個三面環山的海灣,在一面建了個堤壩而已,說白了就是個略大一點的水塘。

  但是沒辦法,港島是個彈丸之地,不可能有太大的湖泊。像是華夏境內最大的湖泊,都有六個港島的面積的大小。

  不過這邊風景還是比較幽靜,住在海灣旁邊的居民,總有來這邊散步或者慢跑的習慣。

  然而在這一天晚上,九龍湖忽然來了許多不速之客,不僅有荷槍實彈的警務人員,還有穿著迷彩服的精銳士兵。他們在九龍湖三面環山的地方拉起了警戒線,嚴禁任何人擅自靠近湖邊。

  海灣附近的居民非常驚訝,完全搞不清楚這是怎么回事,對于普通老百姓來說,他們沒有靈敏的消息渠道,根本不清楚這里馬上就要發生一場大戰。

  聽聞沈守約將在三日后與葉修決戰,港島的術法圈子一下子就沸騰了。

  在港島修法者心中,沈守約是毫無爭議的第一人,十幾年前他就擁有了大量的財富地位和權勢,早已經不再與人爭斗。

  今日這是為何要挑戰一位來自內地,勢頭如日中天的冥帝?

  不久之后,這些人才知道,原來是沈守約的愛徒李木子死在了葉修手中。

  難怪十多年不曾出手的沈天師,要與冥帝來一場生死對決。

  一個是港島術法界第一人,另外一個是華夏最年輕的武道宗師,術法與武道的碰撞想必是一場精彩萬分,絕對不容錯過的空前盛況!

  港島武道界的圈子,雖然比不上術法界那么有勢力,但每個習武之人也非常激動。

  因為港島術法真人太多又非常傲慢的緣故,港島習武者一直低人一等。他們在港島過得比較憋屈,迫切的希望葉宗師能夠為武者揚名!

  徐成周聽到這個消息,第一時間給葉修打了一通電話。

  “小葉,你怎么會招惹上沈家人?沈守約在港島成名數十年,精通術法,從未有過敗績,這才打下第一人的名號。他可不是沽名釣譽之輩,死在他手中的就有兩個武道宗師,還有一位術法真人!”徐成周神情嚴峻的說道。

  此刻葉修正在一家酒店休息,聽得此言,想了想,說道:“似乎是他的徒弟主動來招惹我的。我估計這沈天師應該是故意來找茬的,只是他沒有想到自己的徒弟會死在我手中。”

  “現在的重點不是這個。而是你能不能打贏這沈守約?”徐成周沉聲問道:“我可不想你在我的地盤出現什么意外,否則我沒辦法給武老大一個交代。”

  “這點您倒是可以放心。您可能不知道,白龍王差猜也是我的手下敗將。”葉修笑著說道。

  聽得此言,徐成周極其錯愕。

  說起名聲,差猜比起沈守約還有特納要大得多,沒想到那樣的人物也輸給了葉修,真是讓人驚訝萬分。

  “那就好。不過你還是小心點。”徐成周沉吟道:“我聽你這么一說,嗅到了一股子陰謀的味道。我估計沈天師是鐵了心要整死你。”

  “這事兒說來的確有點奇怪,我和他無冤無仇,為什么想要弄死我呢?”葉修也想不通,但是沒有去想太多。

  徐成周說道:“你知不知道,李浩林剛才托人想請我吃飯,估計是想讓我出面來對付你。而且港島警務處已經開始行動了。”

  葉修無動于衷,笑問道:“還有嗎?”

  徐成周想了想,說道:“假如沈守約一心想要弄死你,必然會有許多準備。與他關系密切的周云鶴,你不得不防。周云鶴精通風水之術,也是個不容小覷的人物。如果這兩人聯手坑你,你可一定要小心再小心。”

  “有勞徐司令費心了。”葉修笑道。

  “哪里話,都是一家人。”徐成周道:“對了,還有件事。李sir和武老大已經碰面了,估計這兩天就能商量出一個結果。不管最終的結果是如何,我個人是非常感謝你的。如果不是你發現了那些膠囊的問題,不久的將來,我們的特種兵極有可能遭遇巨大的傷亡。”

  “您也說了,都是一家人,自然用不著如此客氣。”葉修笑著道。

  “好,我相信你,等待你勝利的好消息。”徐成周說完,掛斷電話。

  葉修放下手機,走到窗前,點燃一根煙。不一會兒他就發現,酒店下面的街道上,開來了四輛警車,看來是港島警務處的人來了。

  十幾名特警火速下車,然后快速走進酒店大門。

  不一會兒,葉修的房門就被人敲響。

  他起身打開房門,只見門口站著五六個人,為首的是一個充滿威嚴的中年男子。

  “葉先生,您好,我叫任強華。”中南男子沉聲說道。

  “你好,請坐。”葉修微笑著將幾個人迎了進來。

  任強華帶著手下走進房間,正色道:“葉先生,你應該知道我是為何而來?”

  “真不清楚。”葉修淡淡的道。

  任強華眼中頓時閃過一絲怒氣,耐著性子道:“一個小時之前,你在黃家別墅,殺害了李木子先生。”

  說著他掏出一個平板,點開一個視頻說道:“這是當時有人錄下來的視頻。”

  葉修隨意瞟了一眼,說道:“有物證,想來還有人證吧?”

  “那是當然。”任強華嚴肅道:“所以請你跟我們走一趟,協助調查。”

  “沒什么好調查的。人就是我殺的,可惜你們沒有資格抓我。”葉修平靜的道。

  聽得此言,幾名年輕同志都面露怒色。他們還沒見過如此囂張的人!葉修這做派比起他們港島最囂張的大佬還有過分。

  “沒有資格抓你?葉先生,請你搞清楚一個問題!這里是港島,有我們自己的規矩和法律,不管你有什么背景,不管你是什么身份,我都會一查到底!絕不畏懼!”任強華斬釘截鐵的說道。

  “你對我的背景一無所知。”葉修輕輕搖頭。

  “我知道你是華夏江湖的冥帝,也知道你是湘南省安全廳的長官。”任強華義正辭嚴的說道:“但你首先是華夏的公民,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更何況是你呢?”

  “說得很有道理,但你誤會了。李家的崛起之路有許多黑料,我來這里便是來調查他們的,李木子對我動用武力,我自然有權利先斬后奏。”葉修淡然道。

  “你是因為安全廳的公事而來?”任強華一愣,接著皺眉說道:“可是港島的事,什么時候輪得到你來管?要管也是粵東省這邊來人才對。”

  “任sir,你級別太低,很多事情都不知道,我也懶得和你一一解釋。你自己去查吧,想來過幾天你就應該清楚我究竟是什么身份。”葉修微笑道:“我想休息了,就不送你們了。請吧。”

  “太狂妄了,太囂張了!”

  任強華和他的幾個手下聞言大怒,恨不得抓起什么東西扔在地上泄憤。

  不過看葉修一臉淡定的表情,任強華心中產生了一絲疑惑,葉修如此有恃無恐,難道真的是有什么驚天的背景?

  “既然如此,我就過幾天再來。這幾天希望你能待在港島,不得擅自離開。”任強華冷聲道:“從現在開始,你已經被禁止離境了。”

  葉修懶洋洋的吐出一個煙圈,似乎沒有聽到一般。

  任強華冷哼一聲,拂袖而去。

  雖然任強華離開了,但是他帶過來的十幾個手下一直在酒店周邊監視著葉修,另外也將葉修的身份信息發布出去,禁止他購買機票、船票等等。

  對于這些,葉修毫不在意。他要是想走,誰都留不住。

  ……

  九龍湖,雖然被叫做湖,其實原本是個三面環山的海灣,在一面建了個堤壩而已,說白了就是個略大一點的水塘。

  但是沒辦法,港島是個彈丸之地,不可能有太大的湖泊。像是華夏境內最大的湖泊,都有六個港島的面積的大小。

  不過這邊風景還是比較幽靜,住在海灣旁邊的居民,總有來這邊散步或者慢跑的習慣。

  然而在這一天晚上,九龍湖忽然來了許多不速之客,不僅有荷槍實彈的警務人員,還有穿著迷彩服的精銳士兵。

  他們在九龍湖三面環山的地方拉起了警戒線,嚴禁任何人擅自靠近湖邊。

  海灣附近的居民非常驚訝,完全搞不清楚這是怎么回事。

  對于普通老百姓來說,他們沒有靈敏的消息渠道,根本不清楚這里馬上就要發生一場大戰。

  還有許多衣著華貴之人開著豪車來到附近,另外有不乏充滿江湖氣息的大佬進入海灣,尋了個普通的民宿落腳。

  過了好一陣,總算有海灣當地的居民打聽到了一個消息。

  原來在明天,在九龍湖上將會發生一場決戰。對戰雙方是港島天師沈守約以及一位來自內地的武道宗師。

  沈守約在港島,幾乎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存在。

  哪怕是普通老百姓也聽過他的諸多神奇事跡。比如可以呼風喚雨,撒豆成兵等等。

  雖然這些老百姓沒有資格接觸到沈守約,但不妨礙沈守約在他們心目中強大的形象。

  至于那什么內地來的武道宗師,這些普通居民就聞所未聞了。

  一傳十,十傳百,海灣當地的居民都聽說了這個消息,頓時議論紛紛。

  “老李,你聽說了嗎?竟然有個不長眼的內地仔,要在這九龍湖與沈天師決戰。”

  “什么?這就搞笑了。沈天師是何等厲害的神仙人物?那內地仔是來找死的嗎?”

  “我估計那內地仔應該有點本事,不然怎么敢挑戰沈天師呢?”

  “再有本事又如何?樹大招風,沈天師這么多年頂著港島術法第一真人的名頭,不知道有多少人來挑戰過他,想要揚名立萬呢!結果呢?三年前有個因度人想挑戰沈天師,結果連他徒弟那一關都過不了!”

  “說的也是。這么多年,挑戰沈天師的強者,都失敗了。這次來的內地仔估計也會輸的很慘。”

  相對于普通居民一邊倒的相信沈守約必勝,那些來此想要觀戰的富豪和大佬們則是知道事情沒有那么簡單。

  像是沈建元、張耀揚等人,可是親眼見到葉修擊敗白龍王的場景。白龍王的名聲比沈天師還要大,連他都輸給了葉修,誰敢保證沈天師一定能贏?

  在港島諸多富豪之中,黃麒瑞,以及給葉修保證過要和黃家共進退的張家家主張海明是堅決支持葉修的。

  李家當然想讓葉修去死,包家和呂家也在暗中祈禱葉修盡快去死。

  而沈建元等其他富豪則是謹慎的觀望。

  說起來沈建元與沈守約的關系,要比包龍興和呂良親密得多。但沈建元謹小慎微,沒敢輕易站隊,以免給沈家招來滅頂之災。

  張耀揚等大佬雖然沒有輕易表態,但他們內心的天平是傾向葉修的。

  想到那些術法真人平日里眼高于頂的樣子,張耀揚等大佬全都希望,那些所謂的神仙能夠從天上狠狠的摔下來。

  港島政界非常頭疼。

  沈天師和周云鶴全都是他們的座上賓,對于迷信的港島人來說,沈守約和周云鶴的分量真的太重了。

  但是任強華從葉修那兒離開之后,透露了一個消息,說是葉修可能有通天背景,來頭極大,這就讓他們非常難辦了。

  徐成周不方便表態,只是公事公辦,派出人馬去維持秩序。但是他拒絕了李浩林的會面,隱晦了給出了一個信號,那就要看李家人夠不夠聰明,能不能猜到他的真實態度了。

  港島作為一個國際化的大都市,消息流通非常迅速,還有許多國外的能人異士不遠萬里奔赴港島,想要見識見識術法與武道的正面碰撞。

  就在外界鬧哄哄的時候,葉修好好睡了一覺,吃過晚飯還在酒店的小型泳池里游了個泳。

  酒店工作人員都被任強華交代過什么事情,根本不敢與葉修過多接觸,甚至酒店的客人也是如此。也許在他們看來,葉修就是個殺人不眨眼的魔頭。

  不過葉修也樂得清靜,一個人在泳池里面游了個痛快。

  這個時候,一陣腳步聲從泳池的岸邊傳來,葉修從水下一望,首先看到的是一雙超級大長腿,小麥色的肌膚充滿了健康的活力。

  “葉先生真的是好雅興,外面差點鬧翻天了,你還在這里悠閑的游泳。”

  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

  葉修從水中露出頭來,看到這個亭亭玉立身段高挑的短發美女,忍不住咧嘴一笑:“林上wei,你怎么來了?”

  林妍瞪了他一眼,嗔怪道:“我很早以前就不是上位了。你連這點都不記得,真的是太讓我失望了。”

  

放入書架 | 瀏覽器收藏夾 | TXT電子書下載
上一篇 返回書頁 下一篇
新时时彩走势图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