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書屋>如意小郎君>目錄>

如意小郎君【后記】

如意小郎君【后記】

小說:如意小郎君作者:榮小榮字數:3346更新時間:2019-10-29 21:29:27

  黔地,新城。

  山澗清泉潺潺,溪邊綠樹如茵。

  陳皇身子佝僂,拄著拐杖,指著眼前的三人,怒道:“佞臣,逆子,朕看錯了你們三個……”

  唐寧站在距離陳皇幾步遠的地方,前方的淺溪攔不住他,但他腳下的步子,卻始終沒有邁出去。

  懷王和蕭玨同樣如此。

  陳皇費力的抬起拐杖,一指唐寧,罵道:“你個混賬,朕讓你報仇,讓你做宰相,朕把女兒都給了你,你就是這么報答朕的?”

  唐寧低頭望著自己的腳尖。

  陳皇拐杖指向蕭玨,“還有你,從小到大,你哪次闖了禍不是朕在后面兜著,朕頂著所有人的不滿,破例提拔你,封你做禁衛大將軍,就是為了讓你造朕的反?”

  蕭玨學著唐寧,低頭不語。

  陳皇氣喘吁吁,目光最后望向懷王,嘴唇動了動,最終放下了拐杖,低聲道:“朕……,朕對不起你……”

  他將拐杖丟在地上,盤膝而坐,大聲道:“魏間,拿酒來!”

  一道身影匆匆上前,急忙說道:“陛下,太醫說了,您不能飲酒……”

  “拿酒!”

  魏間身體一震,片刻后,嘆息一聲,緩緩道:“老奴遵旨。”

  自從上一次和陳皇決裂,離開陳國之后,唐寧從未想到還會有這樣的一天。

  沒有君于臣,沒有父于子,有的只是觥籌交錯。

  陳皇的酒量尚可,但和唐寧等人相比,還是相形見絀,很快的,他的眼中便出現了迷離。

  “睿兒,父皇對不起你……”

  “父皇錯了,父皇錯了啊!”

  ……

  唐寧和蕭玨起身離去,只留下懷王一人在那里,這是他們父子的事情。

  安陽站在遠處,看著草地上痛哭流涕的陳皇,面色有些復雜。

  唐寧走過去,輕輕的握著她的手,說道:“走吧。”

  幾天之前,福王夫婦也來到了黔地。

  因為安陽的事情,福王雖然對唐寧的態度并不怎么好,但卻也只能接受如今的事實。

  這么多年來,懷王針對陳皇的計劃中,一直都有福王的影子,唐寧從蛛絲馬跡中猜測到,當年的福王、陳皇,以及楊妃三人,應該是發生過什么不為人知的故事,但這些,也只有他們自己知道了。

  唐寧和陳皇之間,終究是發生了一些事情的,這讓他再次面對陳皇的時候,心中總是有些異樣。

  于是他干脆帶著小意離開了新城,對于陳皇,唐寧心中的感受很復雜,選擇了眼不見心不煩。

  陳皇在新城暫住,趙蔓和安陽沒有跟來。

  完顏嫣還懷有身孕,唐寧不能走遠,所以他將這次短暫游玩的地點選在了萬州。

  對于萬州,唐寧還算熟悉,他第一次來黔地的時候,曾在這里短暫的停留過一段日子。

  他牽著鐘意的手,緩緩走在萬州的街道上,時間仿佛回到了幾年前的靈州。

  “新鮮的青瓜面膜,美白抗皺,這可是唐相夫人當年創出的,數量有限,先到先得……”

  街邊的一間店鋪里,傳來伙計的吆喝,隨后便見無數少女少婦涌進店鋪,場面極度混亂。

  鐘意和唐寧相視一笑,正要離開,目光不經意的一撇,忽而看到街邊一處攤邊的身影,腳步一頓,驚喜道:“相公,你看那是不是趙姐姐……”

  鐘意性子冷清,除了唐夭夭之外,朋友很少,尤其是離開靈州之后,便近乎沒有什么朋友了。

  趙蕓兒是她進京之后交到的第一個朋友,即便是兩家反目,趙蕓兒和母親離開京師已有數年,鐘意也一眼便認出了她。

  唐寧也看到了趙蕓兒,當初的萬州一別之后,這是他第一次看到趙蕓兒。

  她穿著布衣荊裙,站在街邊,身前一塊干凈的白布上,放著一些女兒家的刺繡之類,應該是拿來售賣的。

  當初和她分別的時候,唐寧給她留下了不少銀兩,足以讓她下半輩子衣食無憂,不知道她如今的生活為什么還是如此窘迫。

  此時的她,似乎遇到了什么麻煩,臉色有些蒼白的看著面前的一名年輕人。

  年輕人目光柔和的看著她,說道:“趙姑娘,你又何必拒絕呢,只要你答應嫁給我,立刻便有享不盡的富貴,又何必再受這些苦?”

  趙蕓兒心中發苦,唐寧給她留下的銀兩,她分文未動,心中期待著有一天,能親手還給他……

  至少,那樣還能再見他一面。

  她看著眼前的青年,微微搖頭,說道:“張公子的好意,蕓兒心領了,只是蕓兒早已心有所屬,再也容不下第二人……”

  那年輕人面色一白,有些失望的問道:“我可以知道他是誰嗎?”

  趙蕓兒最終沒有說出那個名字,年輕人嘆了口氣,失望的離去,便在這時,鐘意快步走上前,看著她,欣喜道:“趙姐姐,真的是你……”

  “小意妹妹……”趙蕓兒嬌軀一震,隨后目光便望向她的身后,唐寧輕輕的對她揮了揮手,微笑道:“趙姑娘,好久不見……”

  唐寧和鐘意在萬州等地游玩了一個月,便打算回黔地了。

  這一路上,因為鐘意的邀請,趙蕓兒也一直和他們在一起。

  唐寧感受的到,鐘意對于這位朋友的珍視,臨別的時候,他看著兩人皆有不舍的眼神,思忖片刻,目光看向趙蕓兒,笑問道:“蕓兒姑娘,有沒有興趣去家里做客?”

  ……

  陳皇的身體一日不如一日,唐寧回到黔地的半個月之后,他便打算啟程回京了。

  在趙圓正式繼位之前,他依然是陳國的皇帝,皇帝離開皇宮太久,并不利于國家穩定。

  雖然如今的京師,有沒有他,已然區別不大。

  臨行之前,陳皇惡狠狠的瞪了唐寧一眼,沉聲道:“混賬東西,以后好好待蔓兒,你如果敢虧待蔓兒,朕做鬼也不會放過你!”

  看著陳皇轉過身,緩緩的離開,和唐寧十指緊扣的趙蔓逐漸紅了眼。

  城門口處,魏間扶著陳皇,小聲道:“陛下小心。”

  陳皇走到轎子前面,站在原地許久,才緩緩的回過頭,目光望向懷王,說道:“朕感覺得到,朕的日子不多了,睿兒,你……,能再叫朕一聲父皇嗎?”

  懷王沉默許久,目中的茫然最終化為復雜,低聲道:“兒臣恭送父皇……”

  “哎……”

  陳皇嘴角勾勒出一絲笑容,這笑容逐漸擴散到整張臉上,他最后看了唐寧等人一眼,這才緩緩的回過頭,大聲道:“魏間,起駕回京!”

  唐寧站在原地許久,直到陳皇的轎子在山路上消失,才緩緩的收回視線。

  這一年來,陳皇的身體越發的差了,至今,已經差不多油盡燈枯。

  唐寧知道這一天遲早會來,卻也沒想到來的這么快。

  當秋風掃落了院前桂樹的最后一片葉子時,京師傳來了陳皇駕崩的消息。

  黔地,懷王面對東方長跪不起,趙蔓在唐寧懷里哭到失聲。

  對于京師的官員百姓來說,除了緬懷先帝之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

  國不可一日無君,太子趙圓,在先帝駕崩的第二天,便正式的登基為帝。

  如今臨近年末,幾位大學士,也即刻開始商議改元的事情。

  好在一年之前,先帝就逐漸的將政事交給太子一黨打理,如今新帝即位,并沒有遇到任何的阻力,順利至極。

  陳國的事情,唐寧已經很久沒有關注了。

  自老鄭等人協助蘇媚奪取了滇地的政權之后,黔地和滇地,重新歸于梁國國土。

  梁國只有公主,沒有皇帝,在老鄭的武力鎮壓之下,新的梁國朝廷,并沒有對此提出異議。

  蘇媚領導下的萬蠱教,再次被梁國尊為國教,萬蠱教內諸多弟子,均在梁國擔任要職。

  陳皇駕崩,安陽陪著趙蔓去了京師,已經離家多時的方新月也跟著她們一起回去。

  此外,唐寧也收到了遠在西域的李天瀾和唐水的消息。

  西域的大小勢力,已經被她們完全整合,兩個人很快就會一起動身回黔地。

  唐寧躺在椅子上,一手抱著一個孩子,晴兒從外面小跑進來,說道:“姑爺,有人找你……”

  院門口處,一道身影笑看著唐寧,說道:“唐大人,打擾了……”

  唐寧看著魏間,笑道:“歡迎來到黔地。”

  ……

  京師。

  方家。

  自陛下駕崩,潤王登基之后,方家已是京師,乃至于整個陳國,最為顯赫的家族。

  方家之內,已經身為宰相的方哲,目光望向一名下人,沉聲問道:“平陽公主和安陽郡主離京了嗎?”

  那下人點了點頭,恭敬道:“今日一早就離開了。”

  方哲心下稍安,隨后便肅然道:“看好小姐,不要讓她離開方府一步!”

  他話音剛落,門外就傳來了丫鬟驚慌的聲音。

  “老爺,不好了,小姐又跑了!”

  啪!

  桌上的茶杯被摔的粉碎,方哲指著西南的方向,破口大罵:“唐寧,你這個禽獸,她還是個孩子!”

  ……

  “阿嚏!”

  接連打了兩個噴嚏,唐寧立刻將懷里的孩子遞給了小如。

  他感冒了不要緊,要是傳染給孩子,家里的幾個女人可饒不了他。

  尤其是唐妖精,自從懷孕以來,她的脾氣變得越發的難以捉摸了。

  他揉了揉鼻子,入冬以來,天氣一天比一天冷,他也是時候該添件衣服了。

  緊了緊身上的衣服,唐寧看了一眼還穿著單衣,并排坐著蕩秋千的兩名少女,叮囑道:“天氣涼了,你們兩個,明天記得多穿件衣服。”

  小小對他笑了笑,說道:“知道了……”

  看著唐寧走進屋子,方新月用肩膀碰了碰小小,問道:“你什么時候回滇地?”

  小小搖了搖頭,說道:“不回去了。”

  方新月疑惑道:“為什么?”

  “我想一直在哥哥身邊。”小小目光望向唐寧消失的方向,問道:“你呢,什么時候回去?”

  方新月笑了笑,說道:“我也不回去了。”

  “為什么?”

  方新月將腦袋靠在她的肩膀上,看著唐寧所在的屋子,笑道:“我想一直陪在你的身邊……”

  ……終……

放入書架 | 瀏覽器收藏夾 | TXT電子書下載
上一篇 返回書頁
新时时彩走势图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