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書屋>你是我的全世界>目錄>

第五百零三章 做真正的自己!(大結局)

第五百零三章 做真正的自己!(大結局)

小說:你是我的全世界作者:歡笑紅塵字數:7938更新時間:2019-10-29 07:04:34

  

  唰!

  這一劍瞬間斬破整個空間一般。

  一劍之下,腳下整個山脈都開始出現了巨大的裂縫深淵。

  嗡!

  陳平安不能退,他的身后可是有著藏天一行人,如果他真的退后躲閃的話,這一劍將會直接劈開整個插天峰,自然插天峰之上的那些人也根本就根本就沒有機會逃走。

  這一劍的威力已經達到了神祇的境界。

  伸手,五指之間仿佛閃爍著一絲銀白色的光芒,陳平安就這樣用肉掌直接抓住了這一劍。

  啊?

  站在插天峰之上的白傾城這會兒幾乎擔心的都叫出來了,她雙拳緊握,一雙美麗的眸子之中滿是擔憂之色。

  “放心吧,陳先生會沒事的!”

  這個時候的方劍緩緩開口道,對于這一劍他的感觸最大,甚至他感覺自己甚至從這一劍之中領悟到了不少的東西。不過這一劍很明顯的超越了他太多太多……讓方劍更加沒有想到的是這樣驚天動地的一劍卻是被陳平安就這樣一把抓住了。

  實在讓他難以想象!

  陳平安到底如今是什么地步,難道他已經到了那種神話之中的境界,難道……

  這樣的念頭同時也出現在了藏天的心中。

  “父親,你當年所說的轉機,真的來臨了!”

  只是……

  一想到自己的父親,藏天的心中便滿是悲戚。

  嗡!

  嘭!

  一聲悶響,頓時那手持長劍的陳正玄直接被震飛出去,這一刻四周那剩下的神級巔峰高手幾乎是同時朝著陳平安攻殺而來。

  自然這一切都是南宮無痕在操控。

  此刻的他已經瘋狂了,地球實驗室是他這些年所有的驕傲,甚至地球實驗室之中還有著許多只有他才知道的秘密,但如今卻是被陳平安直接毀掉了。

  不可原諒。

  對于陳平安,南宮無痕已經徹底的動了殺心,他只想徹底將陳平安斬殺,這樣他就能將陳平安徹底的煉制成自己的一個終極的實驗體,要知道完美基因,即便就是自己妹妹,如今同樣已經成為了神祇都不是完美基因。

  在這個地球上完美基因就只有一人,那就是陳平安,所以無論如何他一定要得到!

  無論死活!

  “給我殺!”

  南宮無痕站在那巨無霸戰艦的上空,身下的戰艦在快速的修復,那之前被陳平安踩踏碎裂的戰艦外殼這個時候在不斷的恢復著,密密麻麻的黑色機器人正在忙碌的工作。

  而他則是穿著厚重的機甲站在虛空,目光之中滿是殺氣。

  然而讓南宮無痕沒有想到的是,對于這些朝著他攻擊而來的神級巔峰高手的命運卻是沒有陳正玄那樣的好運。

  或者說之前的陳平安根本就沒有真正展現出自己的實力,而這個時候才真正的展現出自己的真實實力一般。

  轉身一把便抓住了一個魁梧實驗體的頭顱。

  “滅!”

  吐出一個字,那之前和陳正玄一樣經歷過了雷電洗禮的神級巔峰高手在這個時候直接身子化作了一團空氣。

  剩下的幾人一靠近陳平安,同樣的結局。

  啊?

  漂浮在虛空之中的南宮無痕臉上滿是難以置信。

  這是……

  “該死,該死,死死死……”

  但馬上南宮無痕的心中又是燃燒起了無邊的怒火。

  他南宮無痕從小便在家族之中被無數人唾棄,看不起,甚至家族之中還研究決定要將他逐出南宮家族,就是因為他不能修煉。也正是因為如此南宮無痕才走上了這一條路。

  并且從一開始南宮無痕就告訴自己一定要將所有的這些修行者都徹底的踩在腳下,瘋狂的踩在腳下。

  他要通過科技來改變這一切,他要用自己的頭腦研究出超級武器,戰勝一切的修行者。

  所以這些年他瘋狂的追查尋找藏天這些人的消息,這也是為什么藏天這些人一出現消息他就瘋狂去追查,這一切的一切都是的因為他想要徹底的掌握藏天這些人。

  想要改變這個世界的力量規則,在他看來首先就要先將這個世界之上那些強大的力量規則徹底的打破。

  所以他才會要將藏天等人徹底的擊殺。

  當然此刻的陳平安更就是成為了他必殺之人,原因很簡單,陳平安不但毀掉了他的實驗室,如今更是將他多年的研究成員直接斬殺。

  這是他作為一個瘋狂的博士最不能忍受的。

  “好,好……陳平安,那我讓你看看你真正的對手吧,這才是我最杰出的作品!”

  說話之間南宮無痕直接釋放了所有的權限。

  嗡!

  就在這一刻,整個空間瘋狂的顫抖起來,而且就在這片空間顫抖的時候,天地之間電閃雷鳴,四周的山脈都開始破碎不堪。

  那巨大能量艙在這一刻瞬間炸開。

  轟隆!

  一聲巨響之后,那原本纏繞在巨大能量艙之上的雷霆閃電這個時候完全到了那其中的實驗體身上。

  是一個女人。

  一個讓陳平安渾身一顫,雙眼之中充滿了復雜神色的女人。

  這個女人曾經是他所有的希望,給了他無數的愛和關懷,也是她給了他不平凡的出身和無數的忍耐。

  無數個日日夜夜,陳平安都在想著這個從小就聚少離多的女人。

  母親!

  一個讓如今陳平安有些刻骨的女人。

  “怡靜,眼前這個年輕人,就是你的對手,殺了他!就用他來慶祝你突破新的境界吧……”

  一身黑色機甲的南宮無痕此刻臉上滿是兇殘,他的雙目之中滿是嗜血。

  南宮怡靜?

  這個時候站在插天峰之上的幾人看到這一幕都是徹底的震驚了,藏天的心中更是升騰出了一絲不好的預感。

  南宮怡靜那可是南宮家族唯一的修煉天才,而且還是在南宮家族劫難之中存活下來的唯一天才,竟然……

  其實在二十幾年前,藏天見到南宮怡靜的時候他就知道南宮怡靜怕是遭遇到了不測,畢竟像是這樣強大的存在,早早在幾百年前就已經達到了神級巔峰,觸碰到了修煉壁障,只等一道劫雷便能成為神祇的存在,怎么可能在消失數年之后突然之間出現在自己的領地。

  只有一個結論,那就是南宮怡靜已經出事了。

  “母親……”

  這一刻的陳平安,臉色驟然大變。

  在他眼前那層層疊疊的雷霆閃電之中出現那道一身白色長袍的身影,正是自己朝思暮想的母親。

  那個曾經摸著自己頭,讓自己好好保重身體,好好生活的瘋狂女博士!

  “哈哈哈,陳平安,別說我沒有給你機會,我相信你們很快就會一家團聚的,到時候我會讓你們成為宇宙之中最強大的一家三口的,不用感謝我,這些都是我這個當舅舅的應該做的!哈哈哈……”

  看到陳平安的反應,這個時候南宮無痕很是滿意,甚至這個時候他的心中已經開始計劃著自己應該怎樣來編寫這一家三口的故事了。

  他的眼神之中充滿著嗜血的殺戮!

  “醒來吧!”

  隨著他一聲厲吼。

  當即那滿頭白色長發飄散在虛空,滾滾雷電纏繞在身軀長發之上的南宮怡靜那雙緊閉的雙眼驟然之間睜開了。

  嗡……

  就在那雙眼睛睜開的時候,整個這片空間幾乎是數萬里的范圍都瞬間破碎一般,一股無形神秘的力量瞬間貫通了整個時空一般。

  這一刻的秦嶺山脈,無數的兇獸生靈都紛紛抱頭逃竄,有些甚至直接鉆入地下連呼吸都不敢。

  而站在南宮怡靜不到五百丈之外的虛空之中,陳平安一雙眼睛之中滿是痛苦。

  是的,在這個時候陳平安能夠感受到眼前自己的母親根本就已經不認識自己。

  那雙睜開的眼睛之中,只有殺戮和仇恨。

  那原本傾國傾城的臉上,此刻布滿了神秘的符文,眉心更是有著耳一道紫色的雷電閃爍著光芒。

  原本柔情似水,溫柔親切的眼神,此刻已經陌生至極,甚至讓陳平安都感到了一絲絲的心驚。

  這世間竟然有如此仇恨憤怒充滿的眼神。

  “母親……”

  陳平安淡淡的呢喃。

  “平安,你千萬不要被表象所迷惑了,這個時候的南宮怡靜已經不再是你所認識的那個人了,如今的南宮怡靜陳正玄不過就是被南宮無痕所控制武器罷了,他們都是早已經入土為安的人,你現在要做的就是早早的送他們離開。”

  “這才是對你父母最大的尊敬,這也才是你最大的盡孝!”

  就在陳平安站在虛空之中目光之中悲傷痛苦,神色復雜的時候,當即在他的耳邊響起了藏天的聲音。

  這一切陳平安如何又不知道,但是即便是知道,當看到自己從未見過的父親,還有那曾經一直都深愛著自己母親的時候。他的心情又有誰能理解。

  縱然如今的陳平安心境早已經脫胎換骨,之前的他血脈覺醒之后,以為在在這個地球上只有白傾城是自己唯一留戀的理由,所以他不惜一切找到白傾城。

  但即便是如此他卻是依舊能夠感覺到自己的境界依舊被什么束縛一般,并沒有真正超脫。

  之前他并不理解,并不明白。

  但這一刻看到眼前那渾身都是瘋狂殺氣的父母的時候,他明白了,自己心中那最后一層的囚籠原來在這里。

  陳平安從來都沒有想過自己還能見到自己父母,更加沒有想到會以此刻的方式這樣見到自己的父母。

  真的只是簡簡單單的兩具尸體嗎?

  的確,此刻可能不過只是那瘋狂南宮無痕的武器,沒有任何的感情,也不會再記得自己,甚至可能會毫不留情的將自己擊殺,但無論如何,陳平安自己的心里卻是知道。

  眼前這兩個人是自己的父母。

  “平安……”

  白傾城站在插天峰之上,她的眸子里早已經滿是淚水,她能夠感受到這個時候站在虛空之中,看到自己父母被人操控成為最后來擊殺自己武器的痛苦。

  但白傾城心中卻是十分的清楚,藏天所說的一點兒都沒有錯,眼前的南宮怡靜和陳正玄,那只不過是南宮無痕這個卑鄙小人所控制的武器罷了。

  毫無感情。

  而他也正好利用了陳平安的心,想要用這樣的方式來斬殺陳平安。

  “平安……你一定要跨過去。”

  “平安……你的心千萬不要亂!”

  此刻在心中,白傾城不斷的念叨著告訴陳平安,更像是在瘋狂的告訴自己,想要讓自己安靜下來。

  “動手!我很想看看你們一家人到底誰才是最厲害的!哈哈哈……”

  而此刻站在一邊瘋狂的南宮無痕絲毫沒有將這一切看在眼里,或者說這樣的一切才是他最想看到的。

  就在他這一聲大吼之后,當即滿頭白發,渾身雷電的南宮怡靜和手持長劍周身劍氣繚繞的陳正玄動了!

  這一動,剎那之間整個臥龍山,乃至是整個秦嶺深處的這片空間都開始發生劇烈的震蕩。

  首先便是陳正玄一步踏出,他手中的長劍在這個時候瞬間爆發出了一股股恐怖的氣息,甚至比之前更加撕裂空間的劍氣此刻直接朝著稱平安的頭顱斬殺而來。

  此時此刻的稱平安看著眼前這個自己第一次見面便已經成為了被人控制的冰冷“武器”的父親。

  腦海里不免回想起了之前小時候自己纏著母親讓她描述自己父親的時候。

  似乎就是眼前這樣。

  一頭長發,翩翩公子。

  手持長劍,宛若電視電影之中的江湖俠客。

  此刻眼前的自己的父親就是這個樣子,但他卻是已經不認識自己。

  伸手陳平安同樣的一把便捏住了這口雪白的長劍,長劍的恐怖鋒芒劍氣瞬間劃破了陳平安的手掌,這一刻的鮮血緩緩的流到了那雪白的長劍之上。

  “父親,我是平安呀……”

  但此刻似乎眼前的陳正玄又怎么可能認得眼前的陳平安,在他的眼里這個時候只有殺戮,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感情。

  嗡!

  就在陳平安仔細看著眼前自己父親的容顏的時候,突然之間虛空之中瞬間出現了一只巨大的手掌一把便直接抓住了陳平安。

  不遠處睜開雙眼的南宮怡靜也動了。

  她一出手,便似乎引動天地異象一般,滾滾雷霆在她的身體之上瘋狂的轟擊著眼前的陳平安的肉身。

  自然這個時候的陳平安根本就不懼這些雷電的轟擊,他并沒有反抗而是一手抓著那雪白長劍,任憑鮮血順著長劍流到了陳正玄的手上,另外他的身軀被南宮怡靜的虛空大手抓住,層層疊疊的電閃雷鳴之下,陳平安并沒有絲毫的躲閃。

  “老大,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呀,這要是平安不還手的話,被這樣兩大恐怖的高手夾擊,就算是他在強大也根本就不可能有勝算呀,你的想個辦法呀!”

  周天紋看到這一幕著急死了,其實不光是他著急,在場的這些人都十分的著急,要知道現如今他們所有的希望都在陳平安的身上,所以說如果陳平安這個時候出任何的問題,他們也只有跟著完蛋了。

  畢竟那南宮怡靜如今已經是神祇境界,這可絕對不是一般的人能夠抗衡的。

  “陳平安,你清醒一點,現在你所面對的根本就不是你的父母,他們已經死了,你現在要做的就是讓他們安息。”

  陳平安的腦海里頓時出現了藏天的話,此刻的藏天也只有動動嘴皮子了,沒辦法他現在身受重傷,根本就不可能再出手,而且就算是出手也根本就沒有任何的作用,因為藏天的實力根本就不足以插手此刻的交手。

  嗡!

  陳平安周身的空間此刻開始瘋狂朝著他擠壓而來,與此同時那被他抓住的白色長劍此刻驟然之間爆發出了恐怖的劍氣。

  “陳平安,就是這樣,馬上我就會讓你們一家團聚了,你放心,我是你的舅舅,一會會好好照顧你的!”

  看到陳平安似乎陷入到了某種回憶當中的時候,南宮無痕這個時候別提多開心了,而且這個時候的南宮無痕已經開始操控著手中的電腦開始控制著自己戰艦之中的實驗室開始快速的分析和制造新的神祇基因藥劑。

  這一次因為有了南宮怡靜已經成為了神祇,身軀之中的恐怖力量在這個時候幾乎是瞬間便傳達到了戰艦之中的實驗室,這些在戰艦之中的瘋狂博士們,快速的工作起來。

  他們一個個的都是血紅著眼睛,很明顯對于這種真正的神祇的基因采集十分的感興趣,甚至可以說這個時候南宮怡靜便已經讓他們每一個人都瘋狂。

  嗡……

  此刻陳平安只感覺自己識海之中出現了無數的影子,而且這個時候他的確是陷入到了某種回憶之中,那就是小時候他和自己母親南宮怡靜在一起的畫面。

  “母親,你真的要殺了兒子嗎?”

  雖然陳平安不知道自己身上為什么會擁有震旦之主的血脈,但不管如何自從他一懂事就知道自己是母親南宮怡靜好不容易帶大的,而且當時的陳家對于母親和自己態度十分的不好,自己幾乎是和二叔相依為命,母親每年雖然都會來看自己,會給自己買很多的禮物,但不管如何母親都會很快離開……

  以前陳平安或許不知道原因,但如今陳平安已經完全知曉。

  如果沒有幾年前母親的消失或許就沒有如今血脈覺醒的自己。

  這一切的真相其實對于陳平安如今已經不重要了。

  隨著他體內血脈覺醒,陳平安早已經超越了地球上任何一個修士,如今的他可以說在地球上無敵的存在。

  但他的心中依舊是有牽絆。

  嗡!

  嘭!

  下一刻陳平安的身軀驟然被抓住,隨即陳平安被直接抓起然后扔了出去。

  嗡!

  聽著耳邊的風聲,陳平安深深的沒入到了秦嶺深處的地下。

  哧啦……

  轟隆……

  隨即而來的便是一道開天辟地一般的劍氣,直接劈開了山脈,直接朝著陳平安劈砍而去。

  這一劍,很明顯就是要將陳平安劈成兩半。

  “平安……”

  “……”

  就在這個時候陳平安的耳邊出現了一個聲音,這個聲音不是別人正是白傾城。

  一聽到這個聲音的時候,陳平安的臉色驟然之間大變,與此同時他的身軀緩緩站了起來。

  雖然這個時候的陳平安臉色有些不好看,但不管如何這個時候的陳平安的心中已經開始堅定了一個信念。

  自己不能死,自己還有著屬于自己的使命。

  父親,母親。

  藏天說的對,你們早已經逝去,或許應該早早入土為安。

  “斬!”

  陳正玄手中長劍直接落在了陳平安頭頂。

  嗡!

  一聲悶響,此刻那口雪白的長劍瞬間仿佛是凝結在了空中一般,緊接著陳平安緩緩一伸手直接便抓住了陳正玄的脖子。

  這個動作在別人看來十分的簡單,但此刻陳平安做出來卻是十分的痛苦,甚至他的手都在顫抖著。

  不過眼前的陳正玄雙目之中滿是血紅的顏色,此刻依舊是如此,根本就沒有的絲毫的變化。

  也就是這個時候陳平安并沒有在猶豫,五指之間無數道龐大的氣息沒入到了眼前自己父親的身軀之中。

  只一瞬間,陳正玄的身軀便緩緩的癱軟了下來,那雪白的長劍此刻直接飛起,陳平安一步踏出,伸手便將那雪白的長劍抓在了手上。

  在他的手上抱著自己父親的尸體。

  唰唰唰……

  就在此刻,南宮怡靜雙目之中瞬間爆發出了滔天的殺氣,那一頭雪白的長發在這個時候瞬間沒入到了虛空之中,也就是這個時候陳平安一揮手,當即那雪白的長劍載著陳正玄的尸體飛到了藏天等人的面前。

  隨后陳平安一步踏出,就這樣簡單的一步步的朝著自己母親走去。

  但此刻的南宮怡靜整個人卻仿佛是化作了兇殘的魔頭一般,那雙嗜血的眼睛之中滿是血紅。

  “殺!”

  依舊在黑色機甲之中的南宮無痕此刻雙眼之中滿是凌厲的殺氣。

  就仿佛是南宮無痕在下達命令一般,南宮怡靜此刻五指張開,剎那之間已經到了陳平安的面前。

  與此同時陳平安的周圍出現了無盡的白發。

  一把便抓住了陳平安,那鋒芒的手指瞬間沒入到了陳平安的身軀之中。

  眉心之中雷霆閃電更是直接從天而降直接落在了陳平安的頭頂。

  “媽……我是平安……”

  這一刻的陳平安那碎開的身軀之中緩緩出現了一個聲音。

  接著就看到南宮怡靜那一身白袍的身軀瞬間被洞穿。

  在她的背后,虛影緩緩化作了陳平安的樣子。

  轟隆!

  哐當!

  電閃雷鳴之間,南宮怡靜的身軀緩緩顫抖了一下。

  “平……”

  “安……”

  這一刻的南宮怡靜雙目之中仿佛閃現出了一絲茫然的驚喜,漸漸的顯得空洞起來。

  “媽……我是平安。”

  “你醒了?”

  陳平安感受到了身后自己母親的變化當即便驚喜的轉身,

  但就在他轉身的時候,那一頭白發的南宮怡靜身軀瞬間失去了力量隨風飄落。

  陳平安身子一閃連忙抱住了自己的母親。

  這一刻他能夠感受到自己母親那熟悉的氣息。

  雖然雙眼空洞無神,但他能夠清晰的個感受到。

  “做,做真正的自己……我的兒!媽只能送你到這兒了!”

  聲音回蕩在陳平安的識海之中,那一刻的陳平安目光之中滿是驚駭。

  接著他就看到自己母親嘴角抹過一絲笑容,然后整個身軀便開始在虛空一點點的消散。

  “媽……”

  陳平安突然之間意識到了什么。

  驟然之間陳平安感覺到自己身軀之中一股莫名的力量瞬間占據了自己全身,下一刻陳平安一閉眼便能清晰的感知到整個地球的一草一木……

  這是……

  抬頭看著頭頂的天空,陳平安竟然一眼就看到了在無盡的虛空之中,有著一道道的門戶。

  此刻正在朝著自己打開!

  “不……”

  “這怎么可能……”

  此刻的南宮無痕看到這一幕,徹底的傻眼了。

  這已經是他最后殺手锏了,但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是陳平安竟然如此輕松就破除了。

  甚至直接親手送自己父母上路了。

  這樣的人太可怕了。

  當即南宮無痕就想要快速鉆進戰艦,此刻在他看來也只有趕緊乘坐戰艦離開了。

  但就在此刻他卻是發現自己根本就不能有絲毫的動彈。

  下一刻他就看到陳平安看向了自己。

  只一眼。

  南宮無痕便開始感覺到了毀滅的感覺,他甚至可以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身軀一點點的消失。

  “不……平安,你不能……”

  但這個時候的南宮無痕早已經沒有任何的機會,因為陳平安早已經看透了一切。

  而那巨無霸的戰艦此刻也在陳平安一步步走向白傾城的時候,完全的沒入到了虛空之中,徹底的消失不見。

  此時此刻藏天等人只有一個感覺,那就是眼前朝著他們走來的陳平安已經徹底的融入到了這個世界,仿佛身邊的一草一木都有了陳平安的氣息。

  “傾城,我們走吧……”

  傾城點點頭。

  這一刻在傾城的眼里,眼前的陳平安依舊如曾經的那樣,不在乎別人的眼光,只在乎自己。

  她在那雙眼睛之中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抓住陳平安的手,白傾城一步便踏入了虛空之中。

  ……

  一年之后。

  太平洋海域深處。

  一座無名海島之上,陳平安緩緩坐在海島之上的一座山峰之上,這座山峰無比巨大,仿佛就像是遠古巨龍的頭顱一般。

  “平安,凡兒又吵著要你抱抱了……”

  不遠處虛空之中一道身影悄然而至,在他的懷里是一個白白胖胖的小子。

  “呵呵,早就說讓你將凡兒交給爸媽帶了,你偏要自己帶著……”

  雖然口上這樣說,但陳平安還是一把抱過那白白胖胖的小子,旋即緩緩在自己兒子的小鼻子點了一點道:“乖兒子,以后你可要替爸爸好好的掌管這個小破球喲……”

  說完陳平安看了白傾城一眼道:“走吧,我們回蜀川看看爸媽,這之后我可能就要離開一段時間了。”

  白傾城也知道陳平安還有他自己的事情。

  這一年來她早已經知道陳平安遲早會離開,他原本就不屬于這個小小的地球世界。

  點點頭,白傾城的掩飾得很好。

  身影一閃,兩人便已經消失在了這片海域之上……

  這一年來地球上的格局又一次發生了大改變,“神祇”計劃并沒有停止,相反的還更加的精進了,只是這一次負責的是陳平安的曾經的兄弟。

  他們每一個人都已經在自己的領域成為了王者,掌管著整個地球之上幾分絕對的資源。

  華夏也因此成為了地球第一大勢力,開發外宇宙的計劃已經提前開始進行了……

  而陳平安此刻在蜀川蓉城的一座平凡的居民樓之中。

  “女婿呀,來,這是你最喜歡吃的紅燒肉……媽燒的不好,你可別說媽呀……”

  “就是,平安呀,你媽可是專門去新東方學了幾個月……”

  “他敢!”

  白雪撅著嘴,一臉的威脅。

  一邊的白傾城抱著孩子,然后笑著道:“平安,趕緊吃,吃了來抱凡兒,他又哭了……”

  陳平安當即點頭,狼吞虎咽起來!

  ……

  又一個月之后。

  太平洋海域之上。

  陳平安一個人站在那巨無霸的海島之上,他看著不遠處,那里有他牽掛的家。

  不過陳平安知道有更重要的事情等著自己。

  “走吧……”

  身下那巨大的海島瞬間動了,一時間整個太平洋海域發生了恐怖的海嘯。

  一條足足數萬丈深海巨龍此刻嘶吼一聲,帶著無比希冀的嘶吼之聲直接沖天而起……

  蓉城。

  白傾城抱著胖嘟嘟的陳凡站在小區之中。

  聽著耳邊回響的那一聲龍吟,她的臉上滿是依戀。

  “平安,我和兒子等著你回來!”

  說話之間,一道陽光散落在了這對母子的臉上。

  “粑……粑……爸爸……”

  ——<全書完>——

  

放入書架 | 瀏覽器收藏夾 | TXT電子書下載
上一篇 返回書頁
新时时彩走势图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