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書屋>大唐好相公>目錄>

第2715章 終章:田園之樂

第2715章 終章:田園之樂

小說:大唐好相公作者:古沐魚字數:3559更新時間:2019-10-27 07:47:24

  

  秦懷玉和程處默他們帶著兵馬上了船,不過他們的船并沒有進入大海,只是在海邊上停靠。

  他們在等著歐國叛軍的到來。

  他們并沒有等太久的時間。

  很快,他們便與歐國的三萬叛軍碰頭了。

  歐國的叛軍看到唐軍竟然在等著他們,有點意外,但緊接著就是興奮,因為唐軍沒有離開,那他們就可以滅掉這些唐軍啊。

  他們的目的就是滅掉這些唐軍,所以他們希望這些唐軍沒有逃走。

  領頭的叛軍看了一眼唐軍的船只,緊接著就揮了揮手,喝道:“給我殺。”

  一聲令下,歐國的叛軍蜂擁著就沖了過來,他們人數眾多,只要沖上了唐軍的船只,他們就能夠取得這場勝利。

  而就在他們沖過來的時候,秦懷玉喝道:“火炮發射,給我轟炸死他們,不要吝嗇火藥,給我能用多少就用多少,給我轟炸。”

  面對這三萬兵馬,秦懷玉他們已經不在乎用多少火藥了,他們要在最短的時間內,解決了他們。

  而就在秦懷玉吩咐下去之后,他們所有的火炮都照準了那些歐國叛軍,緊接著就是轟隆隆的火炮聲響。

  那些火炮爆炸的密集,那些歐國的叛軍剛沖過來,就直接被炸成了粉碎,幾乎沒有什么人能夠幸免。

  他們沖過來,就會被炸死。

  他們只要沖了過來,就是在送死。

  可是,這些歐國的兵馬一開始并沒有后退的意思,因為他們不相信唐軍有很多的火藥,他們覺得唐軍的火藥總有用完的時候吧?

  只要唐軍的火藥用完了,那最終的勝利就是屬于他們的。

  不過他們錯了,大唐的火藥仿佛永遠都用不完似的,他們在不停的轟炸,而且每一次的轟炸都十分的密集。

  爆炸之聲不停,歐國叛軍的慘叫聲也不停。

  這已經不能算是廝殺了,這簡直就是虐殺。

  那些歐國叛軍連靠近唐軍的可能都沒有。

  火炮不停的轟炸,歐國叛軍的數量在不停的下降。

  很快,歐國的叛軍數量就只剩下了一萬兵馬,他們足足被轟炸掉了兩萬。

  這樣的殺傷力,絕非他們以前的那種戰斗所能比的。

  而這個時候,他們終于害怕了。

  他們不敢再往前沖了。

  在他們的前面,堆滿了他們的同袍,鮮血流進了海里,把那一片海岸都染紅了。

  他們內心的恐懼開始增加,他們想要后退。

  “將軍,怎么辦,唐軍的火力實在是太猛了,我們根本就沖不過去啊。”

  “是啊將軍,再這樣沖下去,我們非得全軍覆沒不可。”

  “將軍,退兵吧,我們不是他們的對手。”

  他們想要退兵,領頭的將軍有點猶豫,如果退兵的話,他們就無法完成魯濱親王的命令啊。

  可如果不退兵,他們這些人有可能都死在這里。

  他很糾結。

  而就在這個時候,火炮的轟炸聲突然停了下來,緊接著,唐軍從船上沖了下來。

  看到唐軍沖下來,領頭的叛軍心頭頓時一喜:“給我沖過去,殺了他們,他們沒有火藥了,給我沖過去。”

  如果唐軍還有火藥的話,他們肯定會轟炸的,可是他們停止了轟炸,那情況對他們來說,便有了轉機。

  一聲令下,那些歐國的叛軍再一次燃起了希望,然后就向程處默他們沖了過來。

  而就在他們沖過來的時候,唐軍的火銃隊立馬砰砰砰的發射了起來。

  這些子彈發射出去之后,那些沖過來的叛軍一個接著一個倒了下去,他們很多人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直接失去了性命,而運氣好在中彈沒有死亡的,則忍不住撕聲裂肺的慘叫著。

  那一刻,他們的恐懼比剛才更甚。

  剛才,他們還知道是怎么死的,可現在,他們很多人連他們的同袍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他們只知道,唐軍手里的武器好恐怖,他們不知道什么時候,死亡就要來臨了。

  就在他們死了一半的人之后,他們便再一次開始后退起來。

  不過,都已經這個時候了,他們想要后退,談何容易?

  程處默帶著兵馬就沖了上去,對著他們就是一陣砍殺。

  沒多久,剩下的幾千歐國叛軍就被唐軍給殺了個干凈。

  --------------------

  歐國王城。

  魯濱親王已經沒有怎么攻城了。

  不過,秦天他們每天晚上都來燒擾他們,所以,他們就算不攻城,他們的兵馬數量也在減少。

  除此之外,他們的疲憊并沒有多少好轉。

  雖然每天白天能夠得到休息,可這畢竟會影響到他們的生物差,短時間內,他們還不覺得這有什么,可一旦時間長了,他們還是會受不了的。

  而就在這個時候,三萬叛軍被唐軍給全部滅掉的消息,在整個歐國王城傳開了。

  魯濱親王聽到這個消息之后,有點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大唐的兵馬只有幾千啊,怎么可能滅掉我三萬兵馬?”

  魯濱親王不相信,不過,他雖然不相信這是真的,但他下意識的意識到,情況對他開始不妙起來。

  一旦歐國的其他將軍得知了這個消息,他們會怎么做?

  在歐國,處于觀望態度的將軍很多,而他們之所以觀望,是因為他們不確定誰能夠取勝。

  可如今,他們久攻王城不下,自己的三萬兵馬被唐軍全軍覆沒,那這些將軍肯定會覺得,他們這些叛軍是不可能取得最終勝利的、

  一旦他們認定了這一點,必定會起兵前來勤王的。

  那些將軍的兵馬不少,他們前來勤王,他們還能取勝嗎?

  不安,不安,而這種不安讓魯濱親王明白,想要扭轉這種局面,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盡快攻下王城。

  在其他將軍的兵馬沒有趕來之前攻下王城,只有這樣,他才能夠成為最終的掌控者。

  明白這點之后,魯濱親王在這天白天,帶著兵馬便再一次的攻打起王城來。

  昨天晚上,秦天他們仍舊火燒了他們的軍營,不少叛軍將士都沒有休息好,按理說白天他們應該休息的,可是今天白天他們沒有,他們選擇了攻城。

  叛軍攻城十分的瘋狂,因為他們知道,再不把城池給攻下來,他們就再沒有任何的機會了。

  不過,有秦天在城樓上進行部署抵抗,那些叛軍想要把城樓給攻下來,怎么可能?

  他們一連攻打了好幾天,都沒能把這王城給攻下來。

  而就在幾天之后,王城城外,突然出現了一支支的兵馬。

  “女皇陛下莫慌,末將來也。”

  “女皇陛下,末將救駕來遲了啊。”

  “魯濱親王,你這個反賊,還不快束手就擒?”

  “…………”

  那些觀望的將軍紛紛帶著兵馬來了,他們的兵馬加起來有十幾萬之多。

  這么多兵馬沖來之后,魯濱親王的那些兵馬根本就不是對手,而且,就在魯濱親王的兵馬處于下風的時候,城門打開,歐菲亞女皇和秦天他們帶著兵馬也殺了出來。

  那些叛軍被兩面夾攻,沒多久便被擊敗了,那魯濱親王更是死在了亂軍之中。

  歐國的這種叛亂就這樣平定了。

  戰事結束的時候,已經是深夜了。

  歐菲亞女皇帶著秦天回到了皇宮。

  歐唐已經熟睡了,秦天被歐菲亞女皇領著看了看他。

  歐唐的樣貌的確有很大一部分像是唐人,而且他像秦天一樣的英俊。

  他睡的很熟。

  秦天看過他之后,心里所有的擔心在這一刻都煙消云散了。

  今夜的月亮很遠。

  秦天和歐菲亞女皇望著天上的月亮。

  “明天就要離開嗎?”

  “出來太久,也是時候回去了。”

  “家里有人等你?”

  這句話聽起來有點像是吃醋,秦天笑了笑,點了點頭,并沒有否定。

  “是啊,家里有人等著,該回家了。”

  -------------------------

  從歐國王城離開之后,秦天和胡十八很快回到了船上。

  程處默他們已經等秦天許久了。

  “秦大哥,你總算是回來了。”

  “秦大哥,接下來我們去那里?”

  秦天道:“回家。”

  聽到回家這個詞的時候,船上的很多人突然有些熱淚盈眶起來。

  他們離開家太長時間了,他們想家,想他們的家人,想長安城的一切。

  這些,讓他們想起來,就忍不住的想要落淚。

  而如今,他們終于可以回家了,一年之后,他們就能夠回到家鄉吧?

  他們的船開始向大唐的方向駛去,因為不用在其他國家停留太長時間,所以他們的速度比之前快了許多。

  大半年之后,他們便來到了大唐的海域。

  離長安城,離家的距離又近了一些。

  而這個時候,秦天卻是跟程處默他們道別了。

  “長安城我就不去了,代我向圣上問好,我要回家了。”

  若是回長安城,這一來一去,怕是又要一年的時間,秦天有些等不了,而從這里回家的話,他只需要一個月的時間就行了。

  對于秦天的這個心情,程處默和秦懷玉他們都是清楚了解的,所以雖然他們很想跟秦天一起回長安城,但他們還是點了點頭。

  慢慢的長大,慢慢的能夠獨掌一方,他們也慢慢的開始別離了。

  這是誰都不可能避免的事情。

  “秦大哥保重,我們有緣再見。”

  “我們會再見的。”

  道別之后,他們各自離去。

  云海國。

  在他們的牧場里,幾個孩童興奮的玩耍著。

  “母妃,我又在雞圈里找到了一個雞蛋。”

  “我也找到了一個,那邊還有好多呢。”

  “母妃,我們一起去找好不好?”

  幾個孩子,拉著九公主和唐蓉他們去了雞圈,這是他們當初來到云海國后不久,自己做的雞圈,里面的雞鴨鵝也都是他們自己養的。

  如今,這些雞鴨鵝下蛋都已經兩三年了,很多家禽都從小家禽變成了老家禽,可是,他們等的人還沒有回來。

  “母妃,父王什么時候回來啊?”

  “是啊母妃,父王什么時候回來,我們當初種的果樹,今年結了好多的果子啊,父王回來就可以吃了。”

  看著這些孩子,唐蓉和盧花娘她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快了,快了,你們的父王快回來了。”

  她們只能這樣跟孩子說,因為連他們自己都不知道秦天什么時候會回來,可他們又不想讓孩子們失望。

  而就在他們這樣說著的時候,遠處突然聽到馬蹄狂奔的聲音。

  幾個女人和孩子聽到這個聲音之后,連忙扭過了頭。

  微風之中,馬背上的男子正在向他們招手,他的衣袂翻飛,他仍舊是那樣的英俊瀟灑,魅力不凡,就像當初她們的初相遇。

  (全書完)

  

放入書架 | 瀏覽器收藏夾 | TXT電子書下載
上一篇 返回書頁
新时时彩走势图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