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書屋>鄉村小神棍>目錄>

第2850章 這是我未婚妻

第2850章 這是我未婚妻

小說:鄉村小神棍作者:貓大師字數:2271更新時間:2019-08-25 08:09:23

  

  敖江的手帕相當古怪,連張橫的洞微之瞳都相當難以看穿,其他的修士更不要用說了,估計那些隱藏在暗中的異能修士現在正急得跺腳呢。

  他這邊的賭局很快就引起了周圍人的圍觀,見到他沒有輸過,一開始眾人都以為這是正常情況,畢竟博彩局里面一般都是讓你先贏,讓你嘗到一些甜頭不可自拔以后才開始真正地吸你的血,讓你輸得一無所有。

  可后來,他們漸漸地發現了,敖江根本就不會輸,他一直在贏,贏得手都軟了。

  莊家的額頭上也露出了汗水,想來是局面出乎了自己的掌控。

  敖江倒也說話算話,在贏下相當于十倍簪子價值的籌碼以后就停下了,他站起來先是對趙園園燦爛地笑了一下,而后竟然是轉頭看向了張橫,以調侃地口吻問道:“學到了么?”

  此言一出,葉絕和林頓一起皺起了眉頭,這是赤裸裸的挑釁么?

  張橫淡漠地笑了笑,說道:“學肯定是學不會的。”

  “那是自然,不然世界上為什么只有他一個敖江呢?”朱芝露出嫵媚的神情,婀娜多姿地走過去挽住敖江的手臂,對著張橫陰陽怪氣地說道:“有些東西啊從人以出生就決定了,比如身高、比如樣貌、比如天賦,不過也沒干系,只要不對比,自己就能夠活得快樂些。”

  這話說得真叫人鬼火,歷蒂斯聽得雙拳都握在了一拳,一雙妙目里盡是怒火,銀牙已經咬得嘎吱作響了。

  “要不我們來玩一局?”敖江挑了挑眉頭,如此問道。

  “只怕我這三腳貓的功夫,入不得熬公子的眼睛。”張橫不置可否,只是笑了笑。

  “知道自己沒有什么水平就不要出來丟人現眼了。”朱芝冷哼一聲,轉向趙園園,對著她說道:“園園,咱們再去玩玩其他的,爭取讓熬公子給你贏下一份大禮,我跟你說啊,今晚要是熬公子大開殺戒,指不定明早你就多出一輛游艇呢!”

  “貓哥會的可不是三腳貓的功夫,你們不要小看他了。”趙園園卻是搖頭,很認真地說道,她現在看著張橫的眼睛似乎都帶著小桃心,無比崇拜。

  他是用貓哥來稱呼張橫的,其他人也沒有說過張橫的名諱,因此不少慕張橫之名而來的人見到了張橫卻是沒有認出張橫,此刻聽到趙家的大小姐如此崇拜的看著張橫,心中倒是泛起了嘀咕。

  “他不是自己都承認自己沒有本事了么!”朱芝臉色立刻變得冰冷了起來,她環抱雙手,開口說道:“你看不出來我給你介紹的這個敖江熬公子比你這個貓哥要更加帥氣更加有本事么?我倒是沒有看出來這個貓哥有啥好的。”

  “他要是真的有本事啊,那就跟熬公子賭一場啊!”

  “師兄,你不出手我都看不下去了!”葉絕聽到她的話,已經怒不可遏了,看樣子是恨不得自己擼袖子上去教訓她了。

  張橫神情終于嚴肅了下來,他嘆了口氣說道:“也罷,那就來一場吧。”

  待得他和敖江落座以后,敖江問道:“玩多大?”

  張橫指著他面前的籌碼說道:“就賭你面前的所有籌碼。”

  敖江挑了挑眉,估計是沒有想到他出手如此闊綽,而朱芝則是哼道:“你可不要夸下海口,到時候輸了連內褲都賠在這里!”

  張橫聽到這句話,沒有任何怒意,反倒是有些想笑,這句話似乎似曾相識啊。

  很快荷官就洗好了牌給他們發了下來。

  張橫沒有拿牌,直接開啟洞微之瞳看了一眼,發現對面敖江真的是手氣背,他這起手的牌就不如自己。

  當他拿起牌以后,臉色果然不太好看。

  片刻后,他習慣性地拿起手帕來擦拭手背上的汗水,而張橫的嘴角則是勾起了詭異的笑容。

  他已經利用玄門秘法和十三層大圓滿神魂將敖江手指上的空間戒指連接處堵死了,敖江再怎么努力都拿不出來半張撲克牌的。

  果然,敖江的臉色一下子變得更加難看了。

  他的額頭也出現了冷汗,難以置信地看著張橫,見到張橫露出吃定他的神色以后,他像是這一刻才反應過來似的,用唇語問他是不是看穿了自己的秘法。

  張橫沒有給他任何機會,選擇梭哈。

  敖江久久沒有回應,朱芝急得大喊道:“你倒是趕緊決定啊!”

  敖江像是做了什么重大的決定似的,也決定了開牌。

  在張橫的視野里,他的牌確實輸了,然而周圍眾人卻是露出了驚訝的神色,耳邊也傳來了葉絕的聲音:“怎么回事?師兄居然輸了?”

  得到周圍人這樣奇怪的反饋以后,張橫忍不住沉下心來,看向對面敖江和他手中的牌。

  只見到敖江露出了狡黠的笑容,這是穩操勝券的笑容,而他手中的牌還是那副牌。

  張橫收回目光,環顧了四周一圈,發現除了他自己好像其他人都覺得是敖江獲勝了一樣。

  怎么回事?

  張橫不禁大吃一驚。

  “主人,你看他的肩膀上有一只精靈!”

  這個時候,林天道的聲音在他的耳邊響了起來。

  他馬上抬頭看去,果然見到一只長相傾城,耳朵尖尖的精靈躲在他的脖頸衣領之間。

  這是西方玄門世界的精靈!

  看到精靈的剎那,他懂了,是敖江讓精靈施展的障眼法遮擋了所有人的視線,使得他們看到的牌和敖江真正的牌并不一樣。

  敖江的嘴唇動了動,又是唇語,張橫看得真切,知道他是在說:“沒想到吧,你輸了。”

  張橫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以后,根本沒有理會他這種小人得志的表情,站了起來,十三層大圓滿神魂沖了出去,那精靈瞬間落荒而逃,藏進了敖江的衣衫之中。

  這是真正的極境神魂,連守護者的神魂都可以硬抗,其帶來的威壓,哪里是一只尚未成年的精靈能夠承受的。

  在精靈逃跑之后,敖江手中的牌就變回了原來的樣子。

  人們難以置信地擦了擦眼睛,確信自己這一次沒有看錯了,真的是張橫贏了。

  荷官也被驚到了,他將兩人的牌都拿到了眼前好好端詳,在嘀咕了一聲是不是自己看錯了以后才宣布張橫獲勝。

  敖江垂頭喪氣地坐在椅子上,他的眼神有點渙散,剛剛張橫的極境神魂不僅驚到了精靈,也驚到了他,他能夠感受到如果張橫對他有惡意的話,只要一個念頭就能侵入他的身體,讓他成為智障。

  “我贏了。”張橫站了起來,走過去,卻是沒有將籌碼全部拿走,只是拿走了和趙園園那根簪子匹配的籌碼,他換回簪子,給趙園園親自插在頭發上,而后對著敖江和朱芝說道:“重新自我介紹一下,本人張橫,這位是我的未婚妻。”

  

放入書架 | 瀏覽器收藏夾 | TXT電子書下載
上一篇 返回書頁 下一篇
新时时彩走势图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