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書屋>鄉村小神棍>目錄>

第2838章 換我一命

第2838章 換我一命

小說:鄉村小神棍作者:貓大師字數:2170更新時間:2019-08-25 08:09:17

  

  張橫和昆吾宮之間還有著很多復雜微妙的關系,但此時此刻,玄門中人聽到徐天冮的話還是覺得無比震驚,昆吾宮居然拋出了這么大的橄欖枝給張橫。

  昆吾宮不是認為張橫的千古邪靈么?不久前還有傳聞說張橫殺了葛長飛,為什么昆吾宮會在這個時候選擇邀請他入駐昆吾宮呢?

  太震撼了,張橫真的太厲害了。

  實力,這一切都是實力啊。

  不少玄門中人搖頭嘆息,真的只有達到張橫這樣境界的人才能夠享受如此待遇啊。

  “來之前我還當那韓以嫣是榜上了一個大老板,于是不再拋頭露面做她的金絲雀安居籠中,覺得她也是人老珠黃要過氣了,沒想到啊,人家看上的男人才是世界一等一的人中之龍。”

  受邀而來的各大明星互看一眼,望向韓以嫣的眼神都充滿了羨慕嫉妒恨。

  “唉,看來今天不會有機會,日后也不會有機會了。”

  同一時間,漣清山莊的暗處,一群衣著奇裝異服的人圍坐嘆息,他們最后一次拼死一波要絞殺張橫的計劃,終于胎死腹中。

  “徐兄弟,劉部長,里面請!”張橫趕緊將兩人迎了進來,其他的都不談,今日只有風花雪月罷了。

  原以為張橫這一次大宴群雄到這里就算是結束了,然而在兩人入座以后,漣清山莊外來了一群又一群的人,豪車如龍。

  張橫認識不認識的達官貴族都來了,還有各大玄門中人。

  不過張遠山和張橫卻是沒有放他們進來,如今要進這個山莊,可不是那么容易了,若非認識,修為未到四品后期尊者以上,身份地位連拓跋風都不如,便無權進來。

  張橫也不想欠下太多不必要的人情。

  這一場宴席終于在晚上月上枝頭后結束了,張橫和各位親朋好友一一道別,那些來不及敘舊的人故人都答應日后去他們府上再走一遭。

  終于送走或是安頓好了這些人,張橫已經醉的不省人事了,他大可以用修為來將酒精從體內排除,但他沒有選擇這么做,畢竟今天高興,而且人生也難得快意和忘卻,有時候醉了也挺好,啥事不用想。

  迷糊之中,他被眾女送回了床上,耳邊也不斷傳來鶯聲燕語,似乎是眾女做在他的床邊聊起了和張橫結識的往事,追憶過往,笑罵嘻戲,直到雞鳴之后她們才消停回到自己的房間休息了。

  不過片刻后張橫隱約聽到有人在耳邊低聲呢喃道:“我就要走了,我會永遠記得你的,貓哥,我愛你。”

  他辨認出了這兒柔然水月的聲音,他意識到了什么,馬上以修為壓制自己體內的酒精,怒喝一聲月兒,而后從夢中醒來,但晃眼一看,已經是白天了,他床邊坐著的卻是喬偉娜和夏清蓮等眾女了。

  “園園呢?”他低聲問道。

  馬萍兒將熱毛巾放到他的頭上,輕聲說道:“月兒妹妹走了,回家了,說是一切都好讓你不要擔心,以后再見。”

  以后再見?張橫總覺得心中不平靜,他左想右想,還是拿起手機撥通了趙園園的電話,但那邊傳來了標準式的回答,“你撥打的用戶已關機……”

  聽到這聲音落盡,他越發覺得不對勁,忍不住用電腦打開了QQ,卻發現自己的好友界面里永遠沒有柔然水月這個名字了!

  她刪了自己!

  “月兒,她到底怎么了?”他快要瘋了,感覺生命之中最珍貴的東西被人拿走了。

  “她到底是怎么了?”他無法接受她的不辭而別,可問其他女孩子也問不出來原因,正當他要瘋掉的時候,拓跋風突然和他聯系起來,說是曹蠻要見他一面。

  曹蠻圍堵張橫落敗以后,游樂場又發生了爆炸,而后果然被封閉了,而曹蠻想要獲得巫妖王力量的事情也爆發開來,再加之他們非法走私軍火,在游樂場埋下炸彈,最終導致他們入獄,曹家的老太爺據說完全爆發,將他逐出了曹家,楚淮然也被打斷了腿。

  張橫覺得曹蠻要見自己可能跟趙園園有關,于是他趕緊前往面見曹蠻。

  曹蠻被臨時關在了拓跋風家里,張橫見到他的時候,他滿頭白發,模樣憔悴,如同行尸走肉。

  “張橫,你來了。”他對張橫露出慘淡的笑容。

  張橫沒有廢話,直接問道:“你要跟我說什么。”

  “我告訴你一件事,你救我一命,如何?”

  “你一定會感興趣的。”曹蠻咳嗽了幾聲,每次咳嗽都會吐血,想來受傷極重,已經很難活下來了。

  張橫沉吟了一下,點頭說道:“可以。”

  拓跋風就站在他身邊,只是眼神變了變,其他的什么也沒說。

  “你親愛的網絡戀人趙園園要永遠離開你了,她一旦回到澳島,你們將再不相見,至于原因,我活下來以后會告訴你的。”曹蠻如同惡魔一般笑了起來。

  張橫聽到這消息,一巴掌將他的頭按住,要撞向旁邊的墻壁,這一下去,可能他的頭立刻開花。

  曹蠻根本沒有想到他會有這樣的反應,嚇呆了,眼瞳都在收縮,怒吼道:“你要干什么!”

  “把話說完。”張橫冷漠地說道。

  曹蠻的額頭距離墻壁越來越近,他也越來越驚恐,他感覺到了張橫的殺意,再也不敢拖延,大聲吼道:“我只知道澳島趙家近來頹勢盡顯,趙老爺子要用她去交換一些東西!”

  張橫聽到他的話后,立刻將他的頭拽住。

  他的頭幾乎已經貼到了墻壁,他死死盯著眼前的白墻,頭皮無盡發麻。

  “你也要說話算話,放我一命。”他大口喘氣,背后已經被冷汗打濕。

  張橫淡漠地開口說道:“我已經饒了你一命了,以后如何,不關我的事情。”

  說著他便將曹蠻往拓跋風那邊一丟,走了出去。

  “張橫,你不是人!你說話不算話!”

  身后傳來曹蠻聲嘶力竭的聲音。

  張橫無所謂的地聳了聳肩,這樣處心積慮深謀遠慮要自己死的人,留著以后再來暗算自己么?

  而且自己也說到做到了,放了他一命,否則他的頭早就腦漿迸射了。

  “月兒,你到底瞞著我什么啊!”張橫走出拓跋風的家,抬頭望著蒼穹心中刺痛。

  他現在無論是在俗世界還是玄門之中皆是地位超然,可難道真的守不住某些東西么?

  紫衣、沈妖曳、白心兒……到現在都杳無音信。

  趙園園明明昨天才見著,但張橫卻感覺自己和她之間隔了山海。

  

放入書架 | 瀏覽器收藏夾 | TXT電子書下載
上一篇 返回書頁 下一篇
新时时彩走势图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