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書屋>鄉村小神棍>目錄>

第2334章 卑鄙骯臟

第2334章 卑鄙骯臟

小說:鄉村小神棍作者:貓大師字數:2263更新時間:2019-08-25 08:05:03

  

  甲賀流!

  聽到這三個字,張橫心神一震,當日他從韓島離開以后就直接去了倭島,并且在茶道會上力挫甲賀流的門主,更是為白蓮圣母教在那里設立當場打下了基石,讓顏彥能夠在倭島開宗立派,牽制野心勃勃的甲賀流,沒想到他們還是將手伸到了華夏這邊來。

  “他們設立奧斯維拓這個公司到底是為了什么?”他望向納蘭書等人問道。

  李石厚皺著眉頭,嘆氣說道:“我們被他們控制來給奧斯維拓賣命,按照他們的指示到處給他們夠買玄學界非凡的材料,一直都在摸索蛛絲馬跡背后的真相,然而到現在也不知道。”

  “所以今天遇上張尊者,就是想要請張尊者幫我們一臂之力,也為華夏玄學界出一份力。”納蘭書說著就要給張橫行大禮。

  不過張橫阻止了他,這個納蘭書白發蒼蒼、面如枯槁,已經是年過半百的人了,這樣的人給他行大禮,他怎么都覺得有些變扭。

  “那你們有什么計劃么?”他沉吟了一下,才又問道。

  “現在的計劃就是希望張少和我們保持聯系,一旦有消息我們立刻通知你,再由你想辦法應付。”李石厚回答道。

  “好,那你們就繼續潛伏著,到時候發現什么了再通知我。”張橫點點頭,想來以納蘭書和李石厚說出這番話時候那驚慌的神色應該不是假的。

  納蘭書似乎是為了消除的顧慮,還朗聲說道:“張少放心,我們所說句句屬實,絕對不會是假的。”

  “如果是假的,天打雷轟,死后不得入輪回!”李石厚直接發誓說道。

  張橫點了點頭,準備離開,他才剛走就被納蘭書等人攔住了。

  “張少,我們帶過來的人之中畢竟有人是屬于甲賀流的,所以還請你先打我們一頓,讓我們回去做做樣子,不能穿幫了!”

  李石厚擠眉弄眼地說道。

  張橫知道他們的意思,也不做作,抬起手就準備動手,不過心里卻覺得很變扭,覺得被人要求動手打他還是第一次。

  大約五分鐘之后,小天地被撤開,李石厚和納蘭書等人倒在地上,每個人都受到了重傷。

  李石厚捂著自己的眼睛,怒吼道:“張橫你大爺的!下次見面我一定要你死!”

  納蘭書一把年紀了也是大聲喊道:“我詛咒你生孩子沒有屁眼!老夫一把年紀了,修為不如你,打不過你,你還要得寸進尺,打得我這腰啊……”

  ……

  聽著這些罵罵咧咧的聲音,張橫忍不住低聲嘀咕道:“用得著做戲做得這么真實么?”

  “張少你現在的修為要罵你可沒有什么機會了啊,所以我趁著這次機會過過癮,以后也好跟我兒孫輩吹噓啊!”

  李石厚哭嚎著,低聲說道。

  聽到他的話,張橫真是一頭黑線,最后只得拍拍手,按照正常流程放話說道:“你們搶人家的東西還有理了?有本事讓你們背后的人來找我!”

  話音一落,他便拎著那塊玉佩,快步離開。

  來到金色四月門口的時候,高輕依等人已經消失了,一個人影也見不到。

  他本來以為是房名軒讓高輕依等人進去里面休息了,然后問了一下外面的保安才知道房名軒等人早就走了。

  那個保安還說讓他不要找自己等人了,過幾天會打一筆錢給他,用來報答他的人情。

  保安還替房名軒傳話說,即使他張橫有些本事卻也不屬于他們圈子,讓他有點自知之明。

  張橫覺得真是好笑,一個都要被別人打成傻子的廢物還敢這么跟自己說話?

  他想著他們這群人不知恩圖報就算了,準備離開,但沒走幾步就看到不遠處的電桿下站著一個身穿華貴紗裙的女孩子,他依稀記得這個是高輕依的閨蜜之一。

  藍黛兒看到張橫之后,一雙美眸都要亮起小桃心了,只是她很有修養,并沒有做出什么過來給他個熱情擁抱的舉動。

  “雖然我很不想跟你談論其他女人,但我現在必須告訴你,高輕依有危險,他被房名軒敲昏帶走了,就在對面的快捷酒店,如果你想救她的話就快點去,去晚了,估計他就要把生米煮成熟飯了!”

  等到張橫來到她面前,她壓抑住自己的感情,指著對面的快捷酒店說道。

  張橫愣住了,沒有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他思考了一下,還是準備去救高輕依,再怎么說他都不能容忍這樣的事情發生在自己面前,不然他跟高鳴本來就惡化的關系要雪上加霜了。

  就在他準備趕去快捷酒店的時候,藍黛兒突然拽著他的手,很激動地問道:“張橫,你有女朋友么?如果沒有的話,介不介意有一個?如果有的話,介不介意多一個?”

  張橫有些窘迫,掙脫她的手,說了一句抱歉之后就朝著快捷酒店沖過去了。

  藍黛兒站在原地,真的有些吃味地跺了跺腳。

  來到快捷酒店面前,張橫沒有去問前臺,直接將自己的神魂鋪蓋出去,尋找到了房名軒和高輕依所在的房間。

  “房名軒,你可不要忘了,你自己的諾言!”

  張玲站在門口,冷眼望著正在脫衣服準備將生米煮成熟飯的房名軒,厲聲說道。

  房名軒一言不發,盯著床上昏迷過去的高輕依,背對著張玲的臉上盡是冷笑。

  給你的諾言?你就等著吧,日后我肯定會把所有的罪名推給你的,說人是你打的,藥是你下的。

  張玲看著他急不可耐的樣子,眼中有些許厭惡,又有些許哀憐,最后打開門準備去外面等著。

  然而,當她一開門,卻看到了張橫站在門外,眼神之中帶著一抹譏諷和冷漠。

  “你們這種閨蜜還真是虛偽呢!居然能夠幫著其他男人想辦法陷害自己的好朋友?”

  張橫譏諷地說了一句,而后手掌一揚,一記手刀將她砍昏了過去。

  “怎么回事?”聽到她倒下的聲音,房名軒也愣住了回過頭來。

  他看到是張橫,嚇得驚叫了一聲,而后也被張橫給放倒了。

  張橫將他們這對男女丟在衛生間以后,過去將高輕依給弄醒了。

  高輕依迷迷糊糊地看到他的臉頰,喉嚨動了動,扶著自己疼痛欲裂的額頭說道:“我要喝水……”

  張橫沒有多想就把旁邊床頭柜上的水遞給她了。

  高輕依拿著水,仰著修長白嫩的天鵝頸就喝了下去。

  看到她的臉色緩緩好轉,雙頰也開始浮現紅色,張橫覺得她沒事了,就準備去處理旁邊的房名軒和張玲。

  “張橫,你給我喝的水里有什么?”

  突然之間,高輕依軟軟糯糯極具誘惑的沙啞聲音傳了過來,他回頭一看,只見到她臉頰紅潤,正伸手撕扯著自己的衣衫,精致的鎖骨已經露了出來。

  

放入書架 | 瀏覽器收藏夾 | TXT電子書下載
上一篇 返回書頁 下一篇
新时时彩走势图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