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書屋>鄉村小神棍>目錄>

第2265章 劍戟

第2265章 劍戟

小說:鄉村小神棍作者:貓大師字數:2304更新時間:2019-08-25 08:04:27

  

  救治蘇天?

  要不是看到現在蘇杏西在面前梨花帶雨、楚楚可憐,張橫真的要笑出來了,這樣一個目中無人自視甚高的老不死,自己憑什么要救他。

  “你起來吧,這番話說這一次就行了,我不會出手幫助你的,如果你執意要留在我身邊尋找機會讓我出手救助你爺爺,那就早點死了這條心,若是你要強求,那我就當沒有你這個朋友了。”右手一揮,蘇杏西被一股柔和的力量抬了起來,張橫淡漠無比地說道。

  蘇杏西雙眸之中的淚水流得更多了,大滴大滴如同黃豆一樣的淚水滴在地上,渾身顫抖著,說不出話來。

  “風老,你們沒事吧!”

  門外傳來一陣腳步聲,一群穿著特殊制服的人沖了進來,領頭的是一個身著制服短裙的短發女子,這女子氣質很干練,雙眸之中帶著鋼鐵般的堅毅。

  他們身上都散發著跟拓跋風一樣的氣質。

  張橫注意到,這群人制服肩膀上扛得不是軍銜,而是一把劍和一把戟交叉在一起形成的特殊符號。

  稍微一聯想拓跋風所說的話,就能知道這是所謂的劍戟組織了。

  “沒事沒事,多虧了我這位張小弟在旁邊幫襯著啊。”拓跋風面色肅穆,語氣卻很平和,看向領頭這位制服短裙女子的眼神有些寵溺的意味,仿佛是在看女兒。

  “來,小畢同志,給你介紹一下,這位張橫是……”他開口正準備將張橫的身份說出來。

  張橫卻是微微一笑,先跟這位小畢同志握手,自我介紹打斷了拓跋風的話,“我叫張橫,來自遠山集團,也是玄門中人。”

  “玄門中人?”原名叫做畢蕭雨的短裙女子詫異地看了張橫一眼,而后突然柳眉一豎,帶著點挑釁意味地說道:“都說玄門中人有些特別的手段,功夫不錯,真的是這樣么?”

  張橫一愣,洞微之瞳開啟,很快看穿了這個人不過是二品巔峰的修為,當然,這種修為指的是他們鍛煉外功而來的,跟真正的玄學二品沒法比的。

  沒想到這個看起來如花似玉的女人卻是一朵扎人的玫瑰,他苦笑了一下,說道:“是有一些能耐,不過都是用來保命炒房地產的。”

  聽著這挪移又轉移重點的話,畢蕭雨哼了一聲,滿臉不屑。

  “行了行了,你們大老遠地趕回來估計也累了,咱們先休息,再聊其他的,我親自去給你們炒幾個菜!”

  拓跋風露出了一絲高深莫測的微笑,擼起袖子就要上樓去。

  “好啊,又能吃到風老親自做的菜了!”

  “是啊,風老的紅燒和黃燜菜系都是一絕啊!”

  ……

  跟隨畢蕭雨前來的那群人聽到拓跋風要做菜,立刻露出了喜悅的神色。

  畢蕭雨則是哼了一聲,美眸冷冷掃過所有人,喝道:“趕回來救援的時候一個二個辦事都不利索,現在聽到風老要親自下廚倒是積極得很啊!”

  其他人聽到她的話,立刻像是霜打的茄子蔫了下去低著頭訕笑,不敢再多說什么。

  張橫挑了挑眉毛,多看了這個畢蕭雨一眼,發現這女人也在看自己,還滿眼的不服和輕蔑。

  他一愣神,覺得自己好像見到了當初逇柳犁月一樣。

  “要不是柳姐有事先走了,不然我估計這兩娘們碰到一起要干起來吧?”他低聲呢喃了一句,轉身進入地下室去繼續察看九鼎了。

  他這一進去就是一晚上,后半夜,聞訊趕來的劍戟眾人和拓跋風在樓頂的廚房大快朵頤,期間也來叫過他,只是被他拒絕了。

  第二天一早,張橫就找到了拓跋風,準備跟他談些事情,沒想到拓跋琦卻在這個時候蘇醒了,眾人只得趕過去看看。

  拓跋琦虛弱無比地躺在床上,對著拓跋風說道:“對不起父親……”

  “沒事,你先把事情的來龍去脈告訴我。”拓跋風不怒自威,站在他的床邊。

  拓跋琦臉色有些羞愧,低聲說道:“陳艾琳,父親你也知道這個女人了,我一直都很喜歡她,追求了她大概大半年,在我發病之前,她突然說要看這個,看完可能會接受我,我當時有點高興過頭了,就帶她……”

  聽到這里,拓跋風的臉色變得更難看了,接連嘆氣。

  “我怎么生了你這樣一個兒子啊!”

  “干爹,其實琦哥也還年輕嘛,這些事情難免的,你當年不也干過類似的事情嘛!”畢蕭雨拉著拓跋風開始撒起嬌來。

  拓跋琦朝著她露出一個慘然的微笑,似乎是很感激。

  她叫拓跋風為干爹,難怪拓跋風看她會像是看女兒一樣。

  “我懶得說你,但是從今以后,你最好好好規劃一下自己的人生,別再跟著那些廢物紈绔子弟游手好閑了,有這閑工夫不如多跟人家張橫學學。”

  拓跋風怒哼一聲直接離開了這里。

  張橫多看了拓跋琦一眼,嘀咕道:“陳艾琳說的跟你說的可不一樣啊,看起來有人在撒謊。”

  來到大廳之中,拓跋風很客氣地對張橫說道:“張小弟,我準備把拓跋琦送到劍戟里面去過軍旅生活,你意下如何?”

  張橫愣了一下,說道:“這個是你的家事,何必問我。”

  畢蕭雨也跟著走了出來,就在他們身后靜靜地聽著。

  “另外我的意思是,在上京這個皇城根下都發生了這種事情,其他的地方想必也發生了這種事情,所以我想你跟我一起去各地巡視一下,順便,訓練一下劍戟這群沒什么本事的子弟。”

  拓跋風商量著問道。

  聽到他的這段話,張橫沉吟了起來,現在他最主要的任務是尋找到更多的氣運,然后想辦法讓傳國玉璽完全復蘇,給自己在昆吾宮和池白仙宗的高壓之下留一張保命符。

  而天下氣運最多的地方,似乎不過就是劍戟守護的地方了。

  也好,去了說不定能夠吃到一些邊角料。

  他正準備點頭答應,身后的女人卻是冷聲說道:“干爹,不是我這個做女兒的懷疑你的眼光,只是這個年紀似乎還沒有我大的人,憑什么指點跟你出生入死的那些人,要知道,他們各個都是特種兵的身體素質,各方面戰斗能力也是頂尖的。”

  “蕭雨,你不要搗亂!”拓跋風喊了一聲。

  張橫搖頭說道:“那畢蕭雨小姐覺得,什么樣的人才能夠指點你們這群人?”

  “很簡單,能夠打敗我,我就承認你有這個能力。”畢蕭雨挺直腰桿。

  “行。”張橫彈了彈袖子,笑道:“不過我不會和你動手的,以我的修為和你動手,那有點欺負你了。”

  “莽夫!”

  廖吉恒上前一步,渾身氣勢爆發,修煉體質和外功達到的境界罡氣震開地上所有的灰塵。

  畢蕭雨頓時感受到了一股威壓,忍不住俏臉神色微變。

  “這是我的仆人,跟你們走的是一個路子,讓他來跟你較量較量。”

  

放入書架 | 瀏覽器收藏夾 | TXT電子書下載
上一篇 返回書頁 下一篇
新时时彩走势图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