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書屋>鄉村小神棍>目錄>

第1898章 各方齊至

第1898章 各方齊至

小說:鄉村小神棍作者:貓大師字數:2103更新時間:2019-08-25 08:01:10

  

  只修長生,不修殺人。

  這一句話,若是出自其他八華山的和尚口中,張橫說不定還就信了,但是從這個滿口荒唐言的詩酒和尚嘴里說出,只會讓張橫覺得可笑。

  正如他前面和翟志超所說的,那個村子里面的人就像是被他們圈養起來的牲畜,隨時需要隨時殺了。

  整個村子方圓百里,加上這一座仙山,張橫能夠窺探到的生靈跡象,只有這個身上散發著亦正亦邪氣質的詩酒和尚。

  不是他做的,還能有誰?

  聽到狗生的父母被殺,他第一反應便是轉頭怒視詩酒和尚,指著他質問道:“是不是你去殺了他們?”

  “施主,為什么你就一定覺得我是壞人呢?”

  詩酒和尚雙手合十,阿彌陀佛了一聲,沉聲說道:“所謂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我八華山雖然并非正宗釋道,但也謹遵部分釋迦牟尼戒律,打誑語和殺戮無辜都是罪業,連我這個不遵守色戒嗔戒的人都知道要平等對待萬物,又怎么會做出你口中的那些好事情來呢?”

  “哼!”

  張橫仍然冷眼看著他。

  “大師,你也說了,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那么你為什么不收下這個可憐的孩子呢?他如今父母已經雙亡,孤單一人,在世上無依無靠,你也是從天荒時代活到現在的圣僧了,還望你能普度他。”

  翟志超見狀馬上在旁邊勸說道。

  他雖然也憤恨將村子里的人如同養豬一般養著,但他卻仍然對眼前最大的嫌疑人保持著敬畏。

  張橫不是他,張橫拎得清是非黑白,而他或多或少受到了家族里的典籍和傳說影響,對那個傳說之中的天荒時代仍然抱有向往。

  是以,這種態度也延伸到了他對待詩酒和尚的態度上。

  張橫見到詩酒和尚依舊不選擇從他們給的臺階往下走,便失去了耐心,轉向狗生,沉聲說道:“狗生,我知道你現在對我和檸兒都已經抱有戒心了,覺得是我們給你的父母帶來了災禍,但我希望你能夠接受我們,我張橫可以對天發誓,一定幫助你找到殺了你父母的人,也算是對得起我們相識一場!”

  他極少對人許諾,但凡所說一定做到,此刻他跟狗生說到底只是萍水相逢,然而卻開口給了他承諾,可見他心底到底是有多么喜歡這個孩子。

  就像是他對待自己和圣女的孩子一樣。

  當然,更多的情感,大概是來源于他和狗生童年相似的經歷吧。

  狗生還是個小孩子,如今遭此變故,心性大變,心中別說是對張橫等人抱有好感了,便是早已將以前關于他們的記憶都深埋在了心底,不愿意再去跟他們接觸,更不要說跟他們往來了。

  他聽完張橫的話,依然固執地跪在自己認為是仙人的詩酒和尚面前。

  他一臉鮮血,額頭血肉模糊,但是雙眼之中迸發出來的光芒卻是那么的倔強和堅定。

  讓人看了忍不住心疼。

  “他根本就不是什么仙人,你求他沒用!”白南檸也怒了,指著詩酒和尚破口大罵,“他就是天荒時代的遺老,更是個心口不一的騙子,你不可能指望他的!”

  “我爹娘說仙山之中有仙人,當年五哥在生了大病以后也是吃了他們從仙山求到的藥才好起來的,我相信有仙人!”

  狗生雙目無神,麻木地搖著頭。

  “狗生真的是鐵了心要拜入他的門下啊。”張橫心中暗自嘆氣。

  ……

  “咦,大色狼也在這里!”

  場面陷入僵持的時候,一道紫光突然從不遠處的叢林里面飛舞了出來,一瞬間撞入了張橫的懷抱之中。

  張橫只感覺到雙手觸及之處,一片柔軟香韻,那熟悉的體香味告訴了他來人的身份。

  正是當初以天機盟恩子身份跟他一起在灰森林出生入死的紫靈。

  “小丫頭,你們也到這里了啊。”

  他伸出手揉了揉小丫頭的腦袋,紫靈在他懷里露出溫暖地笑容,正要靠在他的肩頭上,突然眼神一凝,看到了在張橫身邊神色緊張的白南檸,當即怒道:“好你一個大壞蛋,這么久不見,居然又騙了一個水靈水靈的女孩子,我要去告訴……”

  她話還沒說完,旁邊的白南檸便欲蓋彌彰地喊道:“小姐姐別誤會,我是師父的徒弟。”

  “嗯,她是我的徒弟。”張橫也點頭應和道。

  “徒弟怎么了?徒弟不也能跟師父天天膩在一起!”紫靈小嘴一嘟,咿咿呀呀地嚷嚷著從他懷里跳了下來,面紅耳赤地小聲說道:“難說她就是以退為進?然后徐徐圖之呢?這種近水樓臺先得月的手段可是真的狠啊!”

  張橫被她說得有點赧顏,旁邊的白南檸也臉蛋緋紅,似乎答案已經昭然若揭了。

  他尷尬地抬起頭來,正看到從山腰上慢慢趕上來的四域之人,南域的領路人正是和張橫關系微妙的樊志忠。

  “張天王,許久未見啊。”

  樊志忠走了上來,對張橫恭敬地拱手問候。

  說起來他真的是好久沒有跟張橫見過面了,自從上次分別以來,張橫好像也沒有再在華夏玄門掀起過什么風浪,本以為他的天賦和機緣到了送他輕松進入天王以后終于沒了,沒想到今天這一見,又讓他心下大驚。

  他眼中的張橫,此刻氣息圓潤、神庭飽滿,雙目之中迸發出來的神采,讓人不僅產生一股膽怯。

  難道他才入天王沒有多久,便要再進一步,躋身尊者,跟我等并肩了么?

  樊志忠心中不自覺浮現起這一句話。

  不過,他和佛母圣音等人也算是老一輩的東方玄門至強者了,如果真的輕輕松松便被后輩趕上,那還得了?

  所以,他自信張橫跟他之間的距離還是如隔天塹的。

  張橫和樊志忠寒暄了幾句之后便把目光放到了他的身后。

  東域、北域、西域的人也都來了,這一次來的都是年輕一輩,但是他發現好像每一個域都有尊者帶隊。

  “為什么都有尊者?而且為什么玄武盟的尊者沒來?”

  張橫心下產生疑惑。

  “張橫小兒,我要項上人頭,祭我玄武門再次崛起之大旗!”

  正在他糾結不已的時候,一道怒喝突然響起,緊接著鋪天蓋地的威壓自四面八方而來。

  樊志忠等一眾尊者都如臨大敵。

  

放入書架 | 瀏覽器收藏夾 | TXT電子書下載
上一篇 返回書頁 下一篇
新时时彩走势图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