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書屋>鄉村小神棍>目錄>

第1807章 原來還得看他

第1807章 原來還得看他

小說:鄉村小神棍作者:貓大師字數:2487更新時間:2019-08-25 08:00:22

  

  好在,他萬念俱灰的時候,突然想起當初陰圣女帶著他逃命時候進入了的那個祭壇洞口。

  “那個地方既然能夠躲過韓招據,那么我找不到不是很容易想到么?”

  想到這里,他又激動起來,立刻朝著那祭壇洞口所在之處奔去。

  一路行去,他所見到的東西都叫他心驚不已。

  這破碎大地和殘留的魔氣釀就的滿目蒼涼,皆讓他膽顫。

  究竟陰圣女遇到了什么,為什么打斗會如此激烈?

  懷揣著最后的希望趕到了祭壇洞口,張橫果然在這里尋找到了一絲屬于陰圣女的氣息。

  他祭出陽環,按照陰圣女教他的方法進入洞口之后,映入眼簾的便是已經顯出真身的陰圣女。

  此刻她一身宮裝已經破碎殆盡,大片大片的雪肌裸露在外,俏臉上盡是痛苦之色,一條蛇尾有氣無力地在地上隨意掃著。

  “張橫!”看到他進入這里的第一時間,她便氣若游絲地喊了一聲。

  張橫看到她這幅樣子,心中先是一陣疼痛,而后便是無盡的憤怒。

  “到底是什么人把你打成重傷?”張橫咬牙切齒地問道。

  陰圣女剛剛想說話,登時氣血翻涌,張口吐出了一大灘鮮血。

  張橫洞微之瞳早已開啟,心下了然她的情況,是肉體遭受重創,神魂遭到巨大威壓。

  所以馬上將鎮海印翻出,再次幫助她穩住神魂。

  她緩了一會之后,苦笑著開口說道:“你絕對想不到,打傷我的人是誰……”

  ……

  “竟然是伊藤誠!”

  李佳楠從椅子上坐了起來,滿臉震驚地看著趙嶺虎和韓海等人。

  她在張橫離開之后,因為害怕會出什么狀況,于是也便出了玄境,但怎知道僅僅是幾天的時間,整個韓島的玄學世界都變了天,不僅各大玄門公然宣布成為橫空殺出之人的附庸,而且他們唐手流的勢力也被那人打壓得急劇收縮。

  最讓她吃驚的是,這個人是伊藤誠。

  當初張橫來到韓島的時候,韓王韓俊杰和花溪流門主伊藤誠就是他們最大的眼中釘肉中刺,后來隨著金普明、韓招據等人粉墨登場,他們逐漸淡出了主舞臺,甚至一度成為不起眼的配角,但哪知這個見風使舵的三姓家奴居然異軍突起了,還以一人之力挑戰了整個韓島玄門,把除了她和張橫之外的所有修士打了個遍,并且一一敗之。

  “原以為張少最大的敵人會是一致對外、結成鐵板的韓島眾玄門,沒想到卻是他啊……”李佳楠揉著太陽穴,喃喃自語道:“不過也好,伊藤誠這么強勢的整合必然會受到玄門中人的反抗,我們就看著他們狗咬狗好了。”

  后面的幾天,李佳楠又進入了玄境修行,明知伊藤誠的行事卻不作為,而張橫也在漢拿圣山安心地陪陰圣女修養,只知道伊藤誠效仿韓招據竊取天魔氣運,但并不知道他已經在韓島攪弄起風云了。

  可是,那些韓島玄門卻被伊藤誠弄慘了。

  伊藤誠轉戰遍所有的玄門中人之后,成為除了張橫以外公認的韓島玄門第一人!

  他整合所有的玄門,給這些玄門劃分了三六九等,并且要求不同等級的玄門按時以不同的量給他上供。

  不僅強勢奪取眾玄門的天材地寶,還要求他們把自家的名媛女眷送到他花溪流的府邸,給他玩樂。

  這系列的行為不但觸及了各大玄門的利益,很狠狠地掃了他們顏面,讓他們又氣又怒。

  偏偏所有玄門有束手無策,只能為之氣結卻無法作為。

  今日,伊藤誠更是放出話來,要求所有玄門都出人出力,給他在花溪流原來的本部建造一座堪比仁川秘境之中李家天皇宮殿的宮殿!

  眾玄門中人終于承受不住了,趁著他正在驕奢淫逸的時候秘密匯集了各大玄門的龍頭大佬,開啟了一次會議。

  林家的代表還是林棟,只不過今天,他是坐在輪椅上的。

  他大罵伊藤誠,說他不僅為人虛偽,還極其禽獸,奸—淫了他林家好幾個良家婦女。

  金家的最大底牌尊者金普明亦是站在旁邊嘆息無比,他金家自從漢拿圣山出來以后就一直中立,韓招據和張橫的朝代他都一直約束自己的子弟,讓他們不要跟兩人走得太近,認為氣運未到。

  但是他哪知道,即使是這種明哲保身的政策,仍然沒有逃得過厄運加身。

  想想也是,城門失火殃及池魚,伊藤誠如此強勢,我金家怎么可能幸免。

  金普明苦笑說道:“還是趕緊想想辦法,怎么應付他吧,是屈服還是反抗,總要盡快決定的。”

  “反抗?怎么反抗?”安家的家主安必信眉頭緊鎖,一臉陰霾,他是這次事件之中最憋屈的那個,世人都說死容易活不容易,偏偏到了他這連死都死不了。

  他怒哼道:“那畜生的實力擺在那里,誰能夠硬抗?是你上策大師林棟,還是你尊者金普明?莫說你們或著你們家族的老祖,就是我安家的老祖都沒從他手下走出一刀,而且看他那模樣似乎連真實實力都沒拿出來。”

  林棟聞言自然是不服氣的,但是一細思他所說的話,頓時就蔫了。

  金普明更是無可奈何,只覺自己這張老臉都已經丟完丟盡了。

  前有韓招據,后有張橫和伊藤誠這兩個晚輩,他忍不住感嘆道:“以前如同一潭死水的韓島玄學界怎么會突然出現這么多怪物啊,看起來真的要變天了。”

  “居然我們都不可能打得過他,那還是歇菜吧,乖乖做人家的走狗吧!”林棟氣急敗壞地喊道:“娘咧,真他娘的憋屈!”

  “打得過他的人?”金普明突然響起了什么似的,眼前一亮說道:“他不是還沒有挑戰那個人么?”

  “你說張橫?”安必信臉色復雜地提起了那個人的名字。

  在場之人聽到張橫兩個字的時候,臉色也是大變。

  “難不成還要我們去求他?”林棟先是抬起了頭,而后又無奈地低下了頭。

  前面伊藤誠橫空出世的時候,張橫和李佳楠都在閉關,據說他也是因此才沒有殺上唐手流的,前幾天有人得到消息說張橫和李佳楠其實早就出關了,但是因為記恨韓島玄門中人前幾天一直在明里暗里嘲諷張橫鳩占鵲巢,站在道德的制高點驅趕他出韓島,所以這才舉兵不動,也不為眾玄門出頭,靜靜地看著他們被伊藤誠奴役。

  韓島玄門一直流傳著讓張橫這個華夏人滾回華夏的輿論,要說背后沒有人推波助瀾根本是不可能的,而會做這種事情的,顯然只有他們這些韓島的本土玄門和大世家。

  安家家主安必信甚至還苦心經營了一場苦肉計來含沙射影譏諷張橫是一條癩皮狗呢。

  金普明陰陽怪氣地笑道:“反正老夫的臉已經丟完了,我去求張橫倒也沒什么,反倒是你們這幾個啊,嘖嘖嘖……”

  “如果我沒記錯,當初第一個站出來扇陰風點鬼火的就是你林家吧,現在要你去求他,只怕是整個林家的臉都要丟完!”

  “還有你安家,哎呀,我可是聽說前幾天你安大家主為了將他趕出韓島還弄出了一場責罰女兒鳩占鵲巢的鬧劇呢,要你去找求他,只怕也是不可能!”

  “而且,他有他的尊嚴,你們前幾天在暗地里指桑罵魁,要人家滾出韓島,現在舔著臉去求他幫忙,只怕他也未必會出手。”

  

放入書架 | 瀏覽器收藏夾 | TXT電子書下載
上一篇 返回書頁 下一篇
新时时彩走势图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