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書屋>鄉村小神棍>目錄>

第1224章 竟然是它

第1224章 竟然是它

小說:鄉村小神棍作者:貓大師字數:3091更新時間:2019-08-25 07:54:17

  

  “不死蟬嬰,竟然是這鬼東西。”

  張橫的臉色驟變,天巫之眼的真實視野穿透血霧,終于讓他洞察到了里面的情形。

  只見,一頭有尺許長的怪物,長著一張嬰兒的臉,渾身粉嫩的皮膚,看起來就象是一個剛滿月的嬰兒。

  但是,這個嬰兒的模樣實在是太詭異了,不僅它的一對眼瞳血紅血紅,布滿了密密的血絲,嘴里長滿了森森的獠牙,手指和腳趾上的指甲,卻長有數寸,仿佛是一柄柄匕首。而且,這嬰兒的背上,竟然有三對金色的蟬翅,微一振動,便讓它在空中急速飛翔,快若閃電。

  更讓張橫心中震動的是:這個嬰兒的臉孔,與當日的東南亞降頭師得普,長得一模一樣。

  這讓張橫立刻認了出來,這鬼東西正是得普的不死蟬嬰。

  張橫自然沒忘了,當日在九陰神殿,得普得到一只六翅金蟬,把它與本命降頭溶合,從而弄出了這樣一個怪物。

  雖然得普當時斃命當場。但是,這只不死蟬嬰卻佼幸逃跑。張橫怎么也想不到,這鬼玩意竟然跑到了苗疆這邊。

  “怪不得先前感受到這陰邪之物散發的氣息有些熟悉。”

  張橫現在已是恍然了:“原來是它。”

  嗡!

  正是時,不死蟬嬰已如同是一道血色閃電,狂撲而來。它剎那撞破了窗戶,朝著床上的施家宇撲了過去。

  “孽畜爾敢!”

  張橫厲喝,手腕一抖,伏以神尺赫然現形,尖端的刀片嗤啦一下,就朝著血霧直斬而去。

  “吱吱吱!”

  不死蟬嬰陡然警覺,發出了一陣凄厲的鬼嘯,全身血霧剎那爆蓬,身形卻是依然不變,朝著床上的施家宇撲落。

  轟!

  血霧瞬息間籠罩了整張小床,不死蟬嬰也撲落在了施家宇身上。眼看這鬼東西那森森的獠牙,就要咬上小家家的脖子。

  怦!

  突然,小家家身上所蓋的被子,猛地爆起了一團血光。與此同時,一張血色的大網,也化形而出,兜頭蓋腦地朝著不死蟬嬰罩了過來。

  吱吱吱!

  不死蟬嬰怪叫,身形陡然一個奇異的曲折,想要躲避這張血網。

  不死蟬嬰溶合了當日得普的一縷魂魄,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它是得普的一個分身。因此,它具有得普的全部記憶,也擁有靈智。

  當看到這張血網的時候,它已立刻認出了是什么。這不是當日被張橫在九陰神殿,布置在大門口的那張修羅拘魂網嗎?

  不死蟬嬰大驚,它可是在這張網上吃過大虧,甚至當時幾乎殞命。最后還是拼著燃燒精血,以血遁之術逃走,這才留得性命。

  此刻再次見到這張網,不死蟬嬰驚怒交加,也立刻意識到它的大仇人來了。

  嗤啦!

  這個時候,張橫手中的伏以神尺,化為一道凜冽的刀芒,如同是匹練般直斬而至。

  吱吱吱!

  刀芒刷地一下斬在了不死蟬嬰的背部,一股污血狂彪而起,鬼東西凄厲地慘號,已是被張橫一招重創。

  不過,這東西也知道此刻是生死一線,卻那里還敢有絲毫遲疑,陡然身外的血霧一陣爆逸,整個身體,卻絲毫沒有停留,朝著對面的墻壁就轟然撞了過去。

  轟隆隆!

  整座吊角樓似乎都要被震塌了,一側的墻壁剎那化為了粉屑,不死蟬嬰已然如同是一道血色的怒電,沖向了外面。

  “孽畜那里走!”

  張橫怒吼,身形已然如同是一顆流星,朝著不死蟬嬰逃走的方向,狂追而去。

  一刀雖然重創這鬼東西,張橫的心中卻是暗暗吃驚。以自己如今達到四品的力量,那一刀暗含了天星之力,普通玄門修者,即使是練有橫練之體,也會被斬為兩段。

  但是,不死蟬嬰竟然只是被破開了背部。而且,還有余力逃跑。這足見這鬼東西現在的力量也是暴增。

  心中想著,張橫卻是那里還肯放過它。

  當日這鬼東西幾乎是被打得奄奄一息,就只剩下了半口氣,甚至連身上的三對金翅都已破爛不堪。

  然而,事過半年,不死蟬嬰不僅完全恢復,而且力量還有暴長。這足見它在這半年里,傷害了不知多少人。

  這樣的陰邪,張橫豈能再放過它,讓它再禍害百姓?

  身形怒射而出,張橫卻也不忘交待馬志剛:“馬大哥,你留守于此,保護小家家。如果我此去不回,就在古苗蝴蝶泉那邊相聚。我會一路留下標志。”

  說話聲中,張橫的身形已是在百米之外,轉眼間就消失在了濃濃的夜色中。

  “是,張少!”

  馬志剛此刻有些呆愣地站在房間里,滿臉的驚駭。

  剛才的一切,發生的實在是太快。他甚至來不及出手,那只鬼東西已被張橫重創。緊接著便是拼命逃遁,張橫就這么追了上去。

  此刻,聽到張橫的傳音,馬志剛這才回過神來。望望夜色中已消失了的鬼物和張橫,他的心中不由一聲長嘆。現在他算是明白了,為什么彩虹寨集全寨之力,也無法奈何那只鬼東西。這完全是那鬼物實在是太強大了,以自己的修為,都插不上手。

  正沉吟著,這個時候,房門被人猛地撞開,施老頭夫妻闖了進來,一邊驚恐地叫喊道:“啊,家家,家家,你沒事吧,你沒事吧?”

  施老頭夫妻這一夜根本就沒睡,提心吊膽地坐在旁邊的臥室里。當聽到施家宇那邊傳來聲響,兩老頓時驚惶失措,連忙就拿著手電沖了出來。

  “施老伯,小家家沒事,張少已追著那鬼東西出去了。”

  馬志剛連忙上前。

  “這就好,這就好,巫神保佑。”

  施老頭夫妻這時也看到了床上仍在安睡的小家家,兩人那顆提著的心也總算放了下來。

  嗤啦啦!

  不死血嬰凌空飛射,眨眼間就飛出了彩虹寨,竄入了旁邊茂密的原始森林。

  不過,森林對它的飛行速度絲毫沒有影響,它無比靈活地在森林的樹枝藤蔓間穿行。

  “孽畜,哪里走!”

  數十米外,張橫身形如同是一條靈蛇,以一種極其詭異的姿式,在后緊追不舍。

  如果換了別人,要在這茂密的原始森林中穿行,確實是無比的困難。但張橫的五圣戲身法,在此卻是如魚得水,絲毫不比不死蟬嬰慢。

  吱吱吱!

  不死蟬嬰急速掠行,一對血紅的眼瞳卻不時地回頭張望,眼眸里暴逸著怨毒而仇恨的光芒。

  再次遇到張橫,本以為以它半年來吸食無數人的精血和神魂,力量已隱隱踏入半步四品,那知卻仍是被對方一招重創。

  它怎么也沒想到,大仇人的進階比它更快。此刻,被張橫追躡,它的創傷卻在不斷地加重,已是有些無力維續。

  哇!

  陡地,不死蟬嬰猛然噴出一口鮮血,它身周的血霧剎那蒸煮如沸。下一刻,轟的一聲,血霧爆開,張橫的視野里,已然失去了不死蟬嬰的身影,如同是鬼魅般就這么消失不見了。

  “又是血遁!”

  張橫的身形一滯,恨得不禁牙癢癢。不過,張橫的嘴角卻是浮起了一抹冷笑:“孽畜,想借著血遁就這么逃跑嗎?那也得看小爺同意不同意。這次小爺不把你碎尸萬段,小爺絕不罷休。”

  嗡!

  心念一動,指尖陡地閃起了一點金芒,一只長有六只翅膀的金蟬,出現在了張橫的掌心。

  當日在九陰神殿里,張橫把剩余數十只因為被九陰神鼓的鼓聲所震昏的六翅金蟬,全部收為了己有。

  這半年來,他自然也把它們給馴服了。只是,一直沒有想到合適的用途,所以就把它們收在江山社稷圖中。

  此刻,見到不死蟬嬰逃遁。張橫立刻就想到了六翅金蟬。不死蟬嬰本是溶合了一只六翅金蟬所變異的鬼物。雖然現在已完全不同了,但畢竟還殘留著六翅金蟬的某些特性。

  利用六翅金蟬來追躡它,自然是不在話下。

  果然,掌心的六翅金蟬微微一振,已懸浮起來,一對血色的眼眸,轟然射出了兩道血芒,朝著一個方向就飛掠而去。顯然,它感應到了不死蟬嬰的氣息。嗖!

  六翅金蟬化為一道金光,向前狂飛,張橫那會遲疑,迅速跟了上去。

  就這樣,六翅金蟬在前引路,張橫緊追不舍。只是一會兒功夫,一蟬一人已穿越了眼前的這片原始森林,從側面奔了出來。

  眼前是一處懸崖,對面的崖壁上滿是一個個大小不一的巖洞。黑洞洞的洞口,就象是一頭頭野獸張開的巨嘴,看起來陰森而恐怖。

  但是,六翅金蟬已然懸停在了懸崖邊,一對血色的眼瞳四面掃射,似乎在感應著什么。

  “看來,那孽畜就在這里了。”

  張橫的神情凜然無比,也細細地洞察起了四周。

  突然,六翅金蟬猛地似是發現了什么,六翅一振,陡地射向了對面懸崖的一個洞口。

  “找到了!”

  張橫眼眸一凝,身形剎那如同是一條飛天蜈蚣一樣,縱身躍起,緩緩地在空中滑翔起來。

  兩座懸崖間的距離有數十米,如果要想縱身躍去,肯定無法在光滑的崖壁間立足。所以,張橫以飛天蜈蚣的飛翔式,直接滑翔向了那處洞口。

  轟!

  然而,就在張橫剛滑到洞口時,陡地,一道血光驟然暴耀,朝著他的腦袋就狂轟而來。

  

放入書架 | 瀏覽器收藏夾 | TXT電子書下載
上一篇 返回書頁 下一篇
新时时彩走势图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