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書屋>鄉村小神棍>目錄>

第713章 死不瞑目

第713章 死不瞑目

小說:鄉村小神棍作者:貓大師字數:3180更新時間:2019-08-25 07:49:36

  

  “六仔,去西郊!”

  突然感應到自己被人盯上了,張橫心中一動,立刻向駕駛員道。

  六仔名叫許浩然,二十五歲,是田文勝的一名貼身保鏢。以前曾是某國的雇用兵。為了張橫在港島出入方便,田文勝特意讓他為張橫開車。

  此刻,聽到張橫的話,許浩然不禁眼眸陡地一凝。

  多年的雇用兵生涯,經歷過無數次的生死考驗,許浩然早已擁有了超乎尋常的敏感度。這也是他被稱為六仔的原因。

  他這個六仔的綽號,就是指他的第六感特別的強大。

  因此,許浩然也已感覺到了后面有人在跟蹤。

  他那里會遲疑,腳下陡地一踩油門,車子立刻如同是脫韁的野馬,在公路上飛馳起來。

  他這樣做,就是為了能更清楚地知道,后面跟蹤者到底是什么人。

  果然,許浩然的車子突然加速,讓后面跟蹤的車輛有些措手不及。

  不過,他們既然已盯上了張橫,卻那里肯就這么善罷甘休,稍一猶豫,立刻也加快了速度,狂彪著追了上來。

  “嘿嘿,尾巴是夠長的,竟然有三輛車。”

  一邊狂彪著車子,許浩然一邊卻是在仔細地觀察后面的情況。此刻,看到公路上的車流中,出現異常的三輛車,立刻判斷了出來。

  “嘿嘿,那哥們就陪你們玩玩!”

  許浩然的臉上露出了一抹滿是玩味的笑意弧度。向后座上的張橫道:“張少,坐好了!”

  “好!”

  張橫目光一凝,已是明白了許浩然的意圖。

  嘎吱吱!

  許浩然陡然一打方向盤,車子發出一陣刺耳的尖嘯,從車流中橫竄了出去。

  此刻,他們的車子正行進在港島最繁華的環城高速上,車流量非常大,許浩然的凱琪躍野車,突然來了這樣一個危險動作,頓時讓后面跟著的車輛大驚失色。

  剎那,喇叭聲,剎車聲響成一片,許多車子驚慌失措下,幾乎就與其他車輛來個親蜜的接吻。

  一時間,這路段的車輛,出現了混亂。

  許浩然卻那里會理會,車子就如同是一頭發狂了的野牛,在幾個車道間迅速變換,歪歪扭扭地穿行在滾滾的車流中。

  他的駕車技術確實是堪稱變態,每一次突然變道,往往是千鈞一發之際,從車流中硬擠了過去。只要稍慢一分,就絕對能造成撞車的事故。

  但是,他卻仿佛能預判到每一個細節,總是在絕無可能的情況下,險險地躲過,順利地超車變道。

  然而,他的這些舉動,卻是把公路上的車主們給害苦了,許多人嚇得失聲尖叫,路上的車流頓時大亂。

  “原來是這家伙!”

  張橫自然也沒閑著,思感已探出車外,暗中觀察起了追蹤自己的人。

  立刻,他發現了最前面的一輛車子里,坐著一個老熟人,張橫的神情頓時變得凜然無比。

  “擦,這家伙不要命了嗎?”

  后面緊追的車輛中,第一輛的副駕駛室里,坐的正是滿臉陰厲的普金玄。

  他是這次跟蹤張橫的人員之一。

  當李佳楠的追殺令發出的時候,他第一眼就認出了罪魁禍首正是張橫。普金玄頓時興奮無比。

  他對張橫簡直是恨之入骨,上回逮到機會,想在鉆石樓上把張橫滅殺,但最后功虧一簣,讓張橫跳入海里逃走。

  本以為有他師父普正漢出手,在海面上弄出了一場十二級的風暴,張橫就算命最大,也絕對是難逃此劫。

  但是,他做夢都想不到,張橫竟然還是活下來了。

  “嘿嘿,姓張的,你敢與我們整個唐手流為敵,小爺倒是要看看,你還能活多久?”

  心中想著,普金玄的眼神變得更加的怨毒。

  “追,不要讓他跑了,一定要把他追上。”

  普金玄惡狠狠地向駕駛員道。

  一邊說著,一邊已是拿出了手機,向他師父匯報起來。

  他自然清楚,以他的力量,根本不是張橫的對手,所以,他的目的只是死死地咬住張橫的車子,把他具體的位置報告給師父。接下來自然會有人去對付那小子。

  “呃,普先生!”

  駕駛員的臉色卻是很難看,他完全被前面那輛躍野的瘋狂給驚呆了。

  他雖然是唐手流外門的一名保安,也是經過嚴格訓練,在車輛的駕駛技術上,自認也是非常的強悍。

  但是,比起前面那位開車的,這位駕駛員簡直是目瞪口呆,前面的哪里還是駕車,完全是在搏命。

  “怎么了,媽的,平時養著你們,現在要你們出力的時候,咋就聳了。”

  見到駕駛員萎萎縮縮的模樣,車速明顯降了下來,離前面的目標越來越遠,普金玄氣得指住駕駛員的鼻子就罵。

  他可不想失去了這次對付張橫的機會。更何況,一旦盯住了張橫,他就是大功一件。

  “普先生,我……”

  駕駛員還想爭辯幾句,但是,覺察到普金玄那惡狠狠的目光,他后面的話終于還是硬生生地咽下了肚里喂蛔蟲。

  陡地,他猛地一咬牙,準備也學著前面的車子,來個強行穿插。

  但是,他剛一打方向盤,車子意欲變道,旁邊就有一輛車子狂竄了上來。駕駛員嚇得一哆嗦,下意識地就想縮回車頭,退到原來的車道上。

  然而,他這一猶豫,卻已是錯失了變道的良機,他后面車道的車子,轟地一下,就撞在了車屁股上。

  轟隆隆!

  一聲震耳欲聾的巨響,車子頓時拋了起來,在空中來了一個蛙跳,已被撞到了另一條車道上。

  并沒有結束!

  那條車道上車流滾滾,哪里會想到,竟然會有車凌空被撞過來。頓時,狂彪而來的車輛,又一次轟地撞在了這輛車上。

  轟轟轟!

  猛烈的撞擊聲不斷,普金玄乘坐的車子,如同是玩具一樣,接連不斷地被一輛輛急馳而過的車子撞擊,眨眼間便成了一堆廢鐵,直到撞到了旁邊的路障圍欄,這才停了下來。

  嘀嘀叭叭,嘀嘀叭叭!

  剎那,環城高速上,這回是真的亂成了一鍋粥,因為這次撞車事故,讓八車道的十幾輛車受到了影響,產生了連環撞擊。

  一時間,整個環城高速,陷入了灘瘓,十幾輛車橫七豎八地擋在了各個車道上,已完全把后面的車流給堵塞了。

  “媽的,你怎么開的車!”

  撞成了廢鐵的車輛里,普金玄整個人被彈出的汽囊包在了里面,但是,變形的駕駛室,卻已是把他上半截身體幾乎攔腰截成了兩半。

  低頭望望還在顫抖的下身,普金玄臉上終于露出了恐懼的神色:“不,我不想死!”

  然而,他的生命力,卻在急劇地流失,他終于頹然地垂下了頭,眼珠子死死地盯著前方,似乎還想望到張橫乘坐的車子。

  這家伙是怎么也沒想到,他竟然會死在車禍中,他是真的死不瞑目。

  “哈哈,張少,尾巴甩掉了。”

  一陣狂彪,許浩然望著后視鏡,看到后面高速上亂成一鍋粥的情形,臉上露出了欣然的笑意。

  “六仔,牛!”

  張橫豎了豎大拇指,由衷地贊道。他也是沒想到,六仔的駕駛技術如此的變態,簡直堪稱是神駕手了。

  終于甩脫了追蹤者,許浩然望望四周,臉上又浮起了一抹滿是玩味的笑意弧度。手指卻按在了儀表盤的一個按鈕上。

  嗤嗤嗤!

  車輛的尾部,突然冒起了黑煙,眨眼間,黑煙就彌漫了數十米的路段,再次讓這里造成了一片混亂。

  不過,當許浩然的車子,沖出黑煙籠罩的區域,他的那輛車子,已完全變了個模樣。

  不僅車子原本黑漆變成了暗金色,而且,車子的車牌以及車刑,也從剛才的凱琪變成了寶馬。

  現在的車子,已根本成了另一輛,就算有車子緊跟在后面,也完全認不出來。

  這輛車子是特制的,本來是田文勝的坐駕之一,因此,車內安裝了許多不可思議的設備,以防不需之用。

  許浩然此刻卻是用上了,他已注意到,后面有高速警察,正在追趕,他可不想被攔下來,更不想因為這事被請到警察局喝咖啡。所以,讓車子來了個改頭換面。

  果然,當車子在下一個道口下來的時候,那邊的交警根本沒意識到這輛車子,就是剛才在高速上狂彪,造成交通混亂的罪魁禍首,順利地就通過了關卡。

  “張少,我看你現在住的地方不安全了,得換個地方。”

  許浩然回頭問了張橫一句,神情變得肅然無比。

  “嗯,是該換個地方了。”

  張橫點點頭,他也已意識到,自己既然被人跟蹤,而且,跟蹤的人其中之一正是普金玄。那么,一定是唐手流想對付自己了。

  而以對方敢明目張膽地在高速上追趕自己,顯然,對方肯定是已查清楚,鉆石樓地下層破壞的事,與自己有關。

  他已隱約猜到,極有可能是當時在鉆石樓地下層中,那個神秘少女,是她認出了自己的身份。

  以她能擁有鬼頭白蟻皇,又能在那里修練,絕對的來歷不凡。

  “看來,這次的事情有些棘手了。”

  張橫的眉頭緊緊地皺了起來。

  張橫縱然自負,也不敢說自己可以對付整個唐手流。

  本來,這次鉆石樓地下層的行動,完全是保密的,他的參與,除了軍方和杜洪魁以及田文勝等有限幾個知情人外,根本沒有人知道。

  但是,因為地下層中那個神秘女子的出現,極有可能自己的身份,已然暴露。這讓張橫的心中不禁籠罩了一層陰云。

  那么,接下來該如何解決這件事情呢?

  

放入書架 | 瀏覽器收藏夾 | TXT電子書下載
上一篇 返回書頁 下一篇
新时时彩走势图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