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書屋>鄉村小神棍>目錄>

第607章 瘟

第607章 瘟

小說:鄉村小神棍作者:貓大師字數:3091更新時間:2019-08-25 07:48:41

  

  “得普大師既然來了,那快請他出來相見。”

  微微沉吟,趙稟淵終于做出了決定。

  雖然,他也知道,自己這次請來了張橫,同時又出現另一名風水師,這對于張橫來說,是一種極度的不禮貌。

  但是,鑒于得普大師在東南亞風水界的聲望,趙稟淵可絲毫不敢怠慢。貌似要是真的得罪了得普大師,只怕就是得罪了整個東南亞一帶的風水界朋友,那可是連趙家也不敢承擔的后果。

  反爾是張橫,畢竟還年青,影響力并沒有那么大,所以,權衡再三,趙稟淵寧愿開罪張橫,也不想對得普大師有一絲一毫的怠慢。

  “好的!”

  趙稟源也是這個意思,此刻聽大哥做出了決定,連忙點頭。

  說著,他便離座而去,走向了別院。

  得普大師昨天來到趙家后,自然被趙家奉為上賓,如今就住在旁邊的一座別院里。

  不一會兒,趙稟源引著一位年紀在六十多歲的老者,出現在了內堂上。

  那老者身形消瘦,面容枯槁,看起來就象是一個苦行僧。但是,他卻是穿著一身極其華麗的衣服,一件葛衫上,扭叩都是古玉制成,衣襟上鑲著金絲的邊,胸口的地方,更是綴著幾枚耀眼的寶石。

  光看他這身衣服上的修飾,少說就得幾千萬。

  老者微瞇著眼睛,一臉的倨傲,面對著堂中一眾趙家的主事者,只是微微頜首,似乎完全不在意的樣子。

  這老者,自然就是東南亞的風水大師得普。

  在他的身后,還有兩位妙齡少女,手中捧著兩個精至的木盒,亦步亦趨地跟著他,似乎是他的女傭。

  “這是名降頭師!”

  座位上,張橫看到得普大師,心頭陡地一突。他立刻感覺到了眼前這位得普大師的不同尋常。

  得普全身有著一股陰森的氣息,仿佛他一進入屋里,好象四周的空氣,都猛地下降了好幾度。

  這讓張橫心中頓時警覺起來。

  張橫自然清楚,有這種氣息的風水師,大多擅長的是陰陽術法,正是因為長期與陰魂打交道,這才會有讓人陰森的感覺。

  不僅如此,在張橫的天巫之眼超凡視野中,也立刻洞察到了得普大師的異樣。在他頭頂三花聚頂的本命氣運中,竟然蒸騰著一團如同嬰兒般一樣的一個虛影。

  張橫的心陡地一凜,立刻判斷了出來,眼前的得普大師,乃是為降頭師。

  在玄門秘聞中,對各門各派的修者有著詳細的論述。

  降頭師其實也是屬于陰陽家一系,只不過,卻是走了陰陽家中的偏門。因為,他們本身的修練,依靠的是外物,那就是他們所修習的降頭。

  得普大師三花聚頂中,本命氣運所呈現的嬰兒樣影像,正是他本命降頭。

  “本命降頭已凝聚成形,看來,這位得普大師的修為,已是達到了三品。”

  張橫心中低咕了一句。

  降頭師雖然也是玄門中人,但是,因為他們所修練的是外物,因此,他們的力量與正宗玄門修者并不相同,只有從他們所修練的降頭中看出其品階。

  而只有修練出了本命降頭的降頭師,才算是真正的降頭大師,一旦本命降頭凝聚成形,修為更是突破三品,已算是降頭師中非常厲害的高手了。

  張橫還真沒想到,趙家竟然請來了一位修為達到了三品的降頭師。

  這個時候,得普大師也似是猛然感應到了什么,目光陡地望向了張橫,原本還微瞇著的眼睛,猛地閃起了一抹精芒。

  他也感覺到了眼前年青人的與眾不同。

  “得普大師,這位是張橫張先生,是老朽這次去內地時,請來的風水師。”

  見到得普大師神情的異樣,趙稟淵連忙為兩人介紹起來:“張先生,這位是東南亞一帶極具盛名的風水大師得普先生。”

  “得普大師好!”

  張橫朝著得普抱了抱拳。

  雖然趙家在請來自己的同時,竟然已請到了另一名風水師,這讓張橫心中很是不爽。

  不過,自己現在面對的是來自海外的風水界同行,就算心中最有意見,張橫卻也不能失了禮數。更何況,人家年紀都六七十歲了,這點尊老之心,張橫還是有的。

  “嗯!”

  得普大師微微點了點頭,臉上又恢復了原先的倨傲。

  聽到張橫的名字,他的心中已是恍然了。

  這次得普之所以會來趙家,完全是因為曹宇的原故。否則,以他先前已拒絕了趙家,是決不會再答應前來。

  得普與曹家有些淵源,當年他因為受人之托,曾在大陸對付一名巨商,最后被巨商的后人,聘請高手追殺。

  就在他走投無路之際,是曹家當年的老爺子出手替他解了圍,并把他送出了國去。

  之后數十年,他再也不敢踏入大陸一步,卻是在東南亞漸漸打出了名氣,成為了無數人敬畏的得普天師。

  正是因為當年曾受曹家恩惠,他一直與曹家保持著聯系。這次得到曹宇的暗中邀請,才會答應前來趙家。

  當然,他也知道曹宇的意思,解決趙家的問題還在其次,最主要的目的卻是對付這位來自內地的年青風水師。

  此刻,終于見到了張橫,得普自然不會給張橫什么好臉色,表現得無比的倨傲和冷淡。

  “不知你是出自何門?”

  心中想著,得普擺出了一副長輩的架勢:“師長又是那位?”

  “不好意思,得普大師,在下師門規矩頗多,卻是不便奉告。”

  張橫那里能看不出眼前老家伙的冷淡,自然也就不再與他客套。

  “是嗎?”

  得普眼眸又是陡地一凝,臉上露出了不悅的神色:“你年紀青青,就能被趙家器重,看來,應該是有點本領。”

  得普漫不經心地說著,手指卻是輕輕一彈。

  嗡!

  空間微漾,一縷暗芒,就朝著張橫射了過去。

  “好個老家伙,竟然幾句話沒說,暗中就搞鬼。”

  張橫的眉毛陡地一挑,一團怒火猛地蒸騰了上來。

  在張橫天巫之眼的超凡視野里,他可以清晰地看到,得普指尖射出的暗芒,暗藏玄機。

  只見,無數如同是螞蟻一樣的小蟲,蜂擁著就飛向了張橫,剎那間,就已沾滿了張橫的手背。

  仔細看去,那些小蟲通體血色,有著猙獰的獠牙,每一只都透著一股陰森的氣息。

  它們一沾上張橫的手背,立刻如同是附骨之蛆一樣,拼命地往皮膚的毛孔中鉆去。只是眨眼的時間,這些小蟲已有大半身體,鉆入了張橫的皮膚。看起來實在是詭絕之極。

  “降頭瘟,這就是降頭瘟!”

  張橫心頭一凜,臉色變得有些難看。

  降頭師最擅長的就是降頭術,而降頭瘟正是施展降頭術的媒介。

  雖然張橫一時無法判斷,得普從指甲里彈出的這些小蟲是什么降頭。但是,這老家伙竟然不分青紅皂白,就對自己施展降頭術,這卻已是讓張橫心中惱怒無比。

  “叱!”

  張橫心中低喝,體內巫力真元轟然運轉,手背上頓時泛起了一層淡淡的金光。

  與此同時,身上所穿的襯衣衣袖,陡地滲出了一層肉眼不可見的薄膜,剎那涌向了那些小蟲。

  嗤啦!

  一陣細不可聞的異嘯響起,那些正拼命往張橫皮膚里鉆去的小蟲,陡地一陣曲扭擺舞,紛紛被截成了兩半。

  張橫利用魑魅鎧甲的延伸作用,剎那間斬殺了這些侵蝕自己的小蟲。

  得普正微瞇著眼睛,密切注意著張橫的變化。

  他之所以突然使用降頭瘟,就是想試探一下眼前的年青人,因為張橫讓他有種看不透的感覺。

  但是,下一刻,他的臉色不禁微變,因為,他的那些降頭瘟,竟然已失去了與他的聯系。

  每一種降頭瘟,都是降頭師親手培育的異蟲,具有各種奇異的作用。因此,降頭瘟與降頭師之間,有著某種神秘的聯系,降頭師正是憑著這種聯系,操縱降頭瘟。

  然而,此刻這些降頭瘟突然失聯,那只有一個解釋,那就是它們已在不知不覺中,被對方破解。

  這樣的事實,如何不讓得普心中暗驚?

  不過,讓他更加震驚的卻還在后頭!

  “來而不往非禮也!”

  張橫目光陡地一凝,右腳已是微微地一跺地面。

  嗡!

  一圈淡淡的黃芒在張橫腳底蕩漾開來,而一圈奇異的波動,也隨著這一腳,向著對面的得普大師延伸了過去。

  “兩位,我們趙家的事,就拜托你們了。”

  趙稟淵也感覺到了得普與張橫之間似乎有些不對勁,連忙笑著站了起來,想緩解一下場中的氣氛。

  但是,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堂中突然響起了一聲刺耳的喀嚓聲。

  緊接著,轟隆一聲悶響,灰塵四起,木屑橫飛,得普大師屁股下所坐的那張紅木椅子,不知怎么的,竟然一下子散了架。

  上好的紅木,剎那間化為了片片木屑,飛得滿屋都是。

  得普大師正安然坐在那兒,措不及防之下,整個人頓時摔了個屁蹲。捧在手中的那只茶盞,茶水頓時潑了他一身一臉。

  “啊!得普大師!”

  屋里人盡皆大驚,誰也沒有想到,堂中竟然會發生這樣不可思議的事。一把作工精良的紅木,就這么毫無征兆地散了架,把得普大師摔成了這副狼狽樣子。

  

放入書架 | 瀏覽器收藏夾 | TXT電子書下載
上一篇 返回書頁 下一篇
新时时彩走势图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