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書屋>鄉村小神棍>目錄>

第219章 攜持人質

第219章 攜持人質

小說:鄉村小神棍作者:貓大師字數:2328更新時間:2019-08-25 07:45:23

  

  “哦,綁架?”

  張橫笑了:“好大的罪名,是不是你們身上要是帶槍,可以直接把我給擊斃啊!”

  張橫那里會被嚇著。

  這幾天每日給江南省公安系統的一哥韓秦陽治病,天天與他的大秘在一起,張橫那里會在乎眼前這個小小的警察隊長。

  更何況,今天的事,眼前這個局長公子挑釁在先,張橫自覺沒有任何理虧的地方,他還真不怕把事情鬧大。

  所以,他才敢當眾在這警察局門口奏人。

  “不聽警方勸阻,威脅人質安全,這就是綁架!”

  行隊長臉色更見陰厲,但在氣勢上卻也絕不能弱了。

  不過,眼見張橫仍是不肯放人,卻也不敢硬來,便再次喝道:“年青人,看你年紀也挺輕的,不要一念之差,以身試法。你快放開他,否則,出了什么事故,你得負全部責任。”

  行德正連恐帶嚇地想唬住張橫,一邊的那些警察也是連連厲喝,以增聲勢。

  但是,張橫絲毫不為所動,仍是一腳踏著平琦山,不肯放人。

  “咯咯咯,姓張的,你今天看來是真的找死。”

  遙金魅此刻已走到了一邊,在警察們沖過來的時候,她已被隔到了人群外。

  然而,望著被一眾警察包圍的張橫,看到他在警察的包圍圈中仍然這樣的囂張,遙金魅那張嫵媚的臉上,卻是露出了陰毒的笑意。

  在她想來,敢在警察面前這樣囂張,張橫今天那是真的完了。

  鄉巴佬就是鄉巴佬,他還以為城里的警察是他們鄉下的聯防隊員,那怕是與他們打架都不會有事。

  與警察發生沖突,那叫防礙公務,嚴重的就是襲警,那絕對是罪加一等。

  更何況,今天張橫打的還是這西城區公安分局局長的公子。

  “嘿嘿,不要以為認識幾個有錢人就可以肆無忌憚,民不與官斗,姓張的,今天你死定了。”

  遙金魅心里樂開了花,她是最希望看到張橫和王馨蘭倒霉的人。

  “年青人,不要義氣用事,不要一意孤行,不要一失足成千古恨。”

  威脅不成,行德正開始好言相勸起來。

  此刻,行德正心里也是又驚又疑。

  他也聽到了平琦山表明身份。

  一般情況下,對方若是知道打的是公安局局長的公子,肯定會無比的害怕。

  尤其是現在被這么多警察包圍著,照常理來說,若是普通人,早就嚇得屁滾尿流了。

  然而,眼前的年青人,卻仍是不肯罷手。

  那么,這人敢如此做,憑著行德正這么多年的辦案經驗,這只能有兩種解釋。

  其一就是這是個窮兇極惡的家伙,之前可能就已犯了事,這回是豁出去了。

  其二自然就是這人有恃無恐,有著強大的后臺背景,根本沒把平琦山以及自己這伙警察放在眼里。

  心中想著,行德正不由細細地打量起了眼前的這個年青人。

  但是,細細一打量,行德正心頭陡地一凜,臉色也剎那變得無比的難看:俄滴神,原來是這煞星!

  不錯,行德正終于認出了張橫。

  當日美食街的事件,幾乎引起了錢塘市警察圈子里的震動,行德正做為西城區公安分局的一名大隊長,美食街就屬于西城區下轄單位,他如何能不注意到。

  剛才只顧著要解救平琦山,根本沒注意到攜持他的人是誰。

  此刻看清與平琦山發生沖突的人,竟然是當日美食街的那位,行德正的心頓時提了起來。

  乖乖,今天的事情得小心處理,否則,美食街賴長明的例子就是榜樣啊!

  心中暗驚,行德正那里還敢再廢話,暗地里已是有些后悔不迭。

  剛才聽其他警員說,局長公子在外面與人打架,他這才第一個沖了出來。

  本是想在局長公子面前表現一下,立個功。

  那知,現在明白了與平琦山發生沖突的也是個惹不起的主,他這出頭鳥可就不好當了。

  越想越害怕,行德正額頭上的汗就嘩啦啦地流了下來,一時不知該如何是好。

  就在這個時候,警察局門口又是一陣騷動,一大隊人急沖沖地奔了出來。

  “平局來了!”

  旁邊有警察叫道,一個個不由都是精神一振。

  行德正神情一凜,心中卻是松了口氣。

  有平局出頭,自己總算是要解脫了。

  “小子,這回你死定了!”

  被張橫踏在腳下的平琦山,心中更是狂喜,臉上也難以抑制地露出了一抹狠色。

  平琦山可知道,他老爹身上是帶槍地。

  若是看到自己被別人這樣踩在腳下,估計老頭子必然會當場爆走,說不定還真會直接斃了這家伙。

  從分局里出來的正是平振南。

  在他的身后,還跟著十幾名手里拿著警棍等各種警用器械的武裝警察。

  平振南剛才在辦公室里,突然聽人匯報,說是他的兒子平琦山,竟然在分局的大門口給人打了。

  而且,那人還攜持了平琦山,情況很是危險。

  這頓時讓平振南大吃一驚。

  “這怎么可能?這是怎么回事?怎么會有人敢在分局門口鬧事,而且對付的還是小琦?”

  無數疑問剎那在平振南腦袋瓜子里汩汩地冒起了泡來:“難道是有人針對自己嗎?”

  心中又驚又疑,但平振南卻那里還敢有絲毫的遲疑,連忙組織了局里的人手,向著門口奔來。

  此刻,走出門來,果然看到不遠處,自己的兒子平琦山被一個人踏在地上,貌似形象很是悲慘。

  而那人顯然也是個狠角色,在十幾名警察的包圍下,仍是不肯放人。

  看到這樣一副情形,平振南心中一股怒火騰地就沖了上來,神情也猛然變得陰厲無比,甚至手也不由自主地摸向了腰間的手槍槍柄上。

  做為一名公安分局的局長,平振南自然是有資格配槍的。

  而現在的平振南,心中也確實是起了殺心,恨不得一槍把踩著他兒子腦袋的那家伙給崩了。

  “原來是這家伙!”

  看平振南分開人群走了過來,張橫的眉毛微微一凝:“嘿嘿,正主終于來了!”

  張橫自然認得平振南,當日在美食街的時候,就是平振南風風火火地趕來救韓冰蕾的場。

  只是,張橫還真沒想到,被自己踏在腳下的這位公子哥,就是平振南的兒子。

  “快放開他,你敢公然攜持人質,這是犯罪!”

  平振南人還在人群外,就朝著被警察包圍的張橫厲聲喝道。

  一邊說著,手已摸到了手槍的槍套,已是做出了準備開槍的動作。

  公安人員的開槍,還是有著嚴格要求的。

  只有在匪徒威脅到人民群眾生命安全,經勸阻無效的情況下,才可以開槍。

  否則,要是隨便開槍,那也是要受處份地。

  所以,平振南此刻縱然心中起了殺心,但這程序還是要走的,必須先勸阻一下對面的嫌疑人。

  尤其是在這大庭廣眾之下,可不能給人落下話柄。

  然而,他的手剛摸上槍柄,身形卻是陡然劇震,他終于也看清了被警察們包圍的那人是誰。

  

放入書架 | 瀏覽器收藏夾 | TXT電子書下載
上一篇 返回書頁 下一篇
新时时彩走势图500